言情中文网 > 山海横流 > 第三六五章 色胆包天

第三六五章 色胆包天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山海横流最新章节!

    夜温柔,离人愁。

    满天星光,驱散不掉满腔担忧。

    光猫打洞,花了整整一夜的时间。

    第二天掌灯时分,朱璃就顺着光猫打出的洞窟,潜入了耶律释鲁的牙帐群落中。

    契丹八部,首领的牙帐,又称斡鲁朵,皮室军轮戍斡鲁朵,指的就是大王牙帐。

    耶律释鲁虽然只是迭剌部的一个于越,可他架空了身为夷离堇的耶律辖底,将整个契丹族的军政大权,全都牢牢地控制在了手中,其人现在的地位,已经丝毫不亚于夷离堇了。

    当然,他的牙帐群落,更不亚于王帐。

    耶律释鲁的牙帐四周,密布着数不清的毡帐,连绵起伏的毡帐,无穷无尽,身在其中,方向感不好的人,迷失在其中,都不足为奇。

    光猫连夜打出的洞窟,直通毡帐群落外围,洞窟出口四周,是一片低矮的毡帐,居住其中的人,大多都是契丹的轮戍勇士。

    软禁朱凝儿的毡帐,绝不可能是在外围,朱璃一袭夜行衣,甫一出现,就立刻展开身形,化作午夜中幽灵,迅疾无比地蹿向,毡帐群落的中心处,那里才有可能,是朱凝儿软禁囚身的地方。

    这些毡帐,看似杂乱,其实井然有序。

    最外围的,就是戍卫毡帐,紧挨着戍卫军帐的,就是一些男性下仆的毡帐,进而,就是女仆的毡帐,然后就是低级官吏的毡帐等等,对于这些毡帐,朱璃统统略过,根本无需搜寻。

    越靠近中心区域,碰到的毡帐,就越发高大、华美、贵气逼人,住在里面的人,身份自然也不会简单。

    大概穿行了将近一个多时辰左右,朱璃抵达到了中心处,这是一片贵区,毡帐魏然、装饰华丽,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居住的地方。

    突然,一名鬼鬼祟祟的契丹青年,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名契丹青年,一身贵气,绝非等闲之辈;只是,他那副贼头贼脑的样子、以及躲躲闪闪的神情,破坏了他的整体形象。

    不巧的是,那名青年,一路前往的方向,正是朱璃潜藏在后的毡帐;看到此人,朱璃立刻屏气凝神,将整个身体都潜隐进了黑影之中。

    那名鬼鬼祟祟、一脸鸡鸣狗盗神色的青年,径直来到了毡帐近处,才暴露出身形。

    只见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继而,才装腔作势般地走了上来,向着戍守在门前的两名契丹侍卫,温和地道:“阿耶今天来过吗?”

    两名侍卫,显然认识此人,闻言后,立刻恭敬地回应道:“回滑哥沙里,释鲁于越,今日并未前来。”

    “唔。”青年闻言,如释重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也是,三麽格带回来的那个汉人小娘,身份不凡,为了她的事情,阿耶这几天,都在忙于积薪盛会,怕是脱不开身吧。”

    一言方尽,他又继续看向两名侍卫,鬼祟道:“小娘在吗?”

    “回滑哥沙里,花姑麽格,正在安寝。”

    “滑哥沙里若是求见,小的这就去为你通报一声。”一名侍卫,一脸讨好地望向滑哥沙里,满脸谄媚地道。

    一听目标就在帐中,耶律滑哥双眸一亮,一抹奇异幽绿的精光,一闪而过。

    若不是朱璃视力敏锐,根本就

    捕捉不到那抹奇异的眸光,再看耶律滑哥,这位青年,此刻不知想到了什么美妙的好事,正一脸色与魂授的神情,十分放荡。

    “哈哈,不用了,我直接进去就好。”耶律滑哥直接拒绝,一脸微笑出声道。

    继而,他就突然从袖口中,抖落出几块碎银,不由分说地,就塞在了两位戍卫的手中,顺势道:“夜寒露重,两位轮戍辛苦,找个地方喝点马奶酒吧,这里有我,应该不会有事。”

    夜寒露重?

    潜在暗中的朱璃,不由得觉得好笑,有吗?

    反正他没感觉到,七、八月的天,用这个词,似乎太过牵强了点吧;不过,这个耶律滑哥,欲要支走侍卫,他到底想干什么?

    灵魂来自后世的朱璃,一听这里的戍卫,称呼青年为滑哥沙里,他就知道,这个鬼鬼祟祟的青年,多半就是历史上,臭名昭著的耶律滑哥了。

    对方口中的三麽格,应该就是指岩母斤了,至于耶律滑哥的父亲,自然就是那位迭剌部的于越,一代枭雄耶律释鲁。

    在大唐,称呼年轻人,一般直接称呼对方为郎君;而在契丹,多半称呼对方为沙里,大家可以理解为,沙里,就相当于大唐的郎君,不过,契丹的沙里,也是一种官名。

    “滑哥沙里客气,只是擅离职守,是要掉脑袋的,属下不敢从命。”两名侍卫闻言,诚惶诚恐,连忙推辞道。

    “咳咳”耶律滑哥闻言,双眸一眯,突然轻咳一声,肃然道:“我看两位是新来的,才这么客气;两位不妨去打听打听,以前的戍卫,哪个敢不给我面子。”

    一脸不愉的耶律滑哥,还真有一点威仪,骇得两位侍卫一脸窘然,惶恐难安。

    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又走来一位契丹人。

    这是一位中年人,面白无须,形容十分文静,他也是正巧路过,听到了这里的动静,才特意过来看看的。

    身在黑暗中的朱璃,看到此人,脑海中的山海经,突然轰然而现,继而一道十分嫌弃,甚至是唾弃般的苍老之声,冷冷地提示道:“高菩萨,北魏男宠,野魂高菩萨的现世之身;高菩萨,北魏孝文帝时,皇后的近臣,孝文帝的皇后、冯妙莲的奸夫,其人擅医、淫邪,不在英魂之列,乃是异人通过上古仪式,聚魂而生,杀之,可得玲珑子一颗。”

    “不在英魂之列......,杀之,可得玲珑子一颗。”这都什么鬼,朱璃皱了皱眉头,高菩萨,可是著名的淫棍,连这样的人,都能重生?

    五千年的华夏历史,风流人物、灿若星海。

    可要说到当了皇帝,还被老婆带绿帽子的人,有记载的,也就那么几个,而在这些人中,北魏孝文帝,绝对是首屈一指。

    孝文帝和他的皇后冯妙莲,属于自由恋爱,天地为媒、日月为妆;一次邂逅,二人就把该做的事情,全都做完了,而且还沉溺其中、乐不思蜀了。

    可一段时间后,冯妙莲生病了,是皮肤病,孝文帝的长辈,怕冯妙莲会将这种病,传染给孝文帝,就把他看了起来,形若软禁。

    冯妙莲就被送回了家中,养病期间,这位不甘寂寞的多情少妇,就和给她治病的郎中高菩萨,勾搭到了一起。

    后来,孝文帝上位,

    想到了自己的这位相好,就把冯妙莲接回了皇宫,封她做了皇后。

    北魏是个动乱的皇朝,身为一国之君的孝文帝,也会经常出征。

    寂寞难耐的冯妙莲,就想到了她的另一个相好,高菩萨,立刻就将他接到了皇宫,代替孝文帝,给皇家开荒种地。

    结果,东窗事发,高菩萨被杀。

    孝文帝是个非常有气度的皇帝,他并没有声张,也没有立刻处死冯妙莲。

    只是在死前,孝文帝特地叮嘱亲信,若是他挂了,一定要将冯妙莲赐死,为了顾及皇族体面、以及冯家的名声,冯妙莲的葬礼规格,还是一切照旧吧。

    能给一位皇帝带绿帽子,高菩萨的出现,显然非同一般;不过,朱璃发现,这个淫棍待在契丹,看来还混得很好,这让躲在暗中的朱璃,牙疼不已。

    不过,对于这个人,朱璃倒是不担心,他担心的是,山海经的这次提示,到底意味着什么?

    山海经的提示,朱璃并不陌生,可熟悉的模式,只有两种,一种是英魂现世;一种是叛逆英魂现世,可就在刚才,第三种提示,新鲜出炉了。

    天下间,竟然有异人,能够利用上古仪式,聚魂复活古人,这还得了;要是对方将盘古大神聚魂重生了,是不是就世界末日了呢?

    不过,现在可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只见匆匆赶来的高菩萨,看到耶律滑哥,正在和两名侍卫争执,只见他双眼一眯,立刻轻咳一声,朗然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滑哥沙里,也是你们两个不开眼的东西,可以顶撞的吗,不想活了吗?”

    可怜的两个侍卫,兢兢业业的干活,结果还碰到了这么一出,他们又该向谁诉苦去?

    一个耶律滑哥,就让他们压力山大,现在又跑出来一个高菩萨,这可是一名牙书,于越的亲信,他们抗得住吗?

    当然扛不住了啊,只见二人,再也不敢争辩,连耶律滑哥的赏银,都没敢拿,就立马灰溜溜地离开了毡帐门口,消失在了夜色中。

    送走了两个碍眼的,耶律滑哥斜睨了高菩萨一眼,不阴不阳地开口道:“这么晚了,高牙书还来拜访小娘吗?”

    高菩萨闻言,脸色立刻一变,心中暗骂道:这混蛋,你和花姑麽格那点破事,私下里,谁不知道,连自己老爹的女人都敢偷,竟然还想往别人头上泼脏水,真不是东西。

    不过表面上,高菩萨却是面色一肃,连忙道:“沙里冤枉属下了,这么晚了,就是再给属下一个胆子,属下也不敢打搅花姑麽格休息。”

    “属下只是正巧路过,看到了两个不开眼的侍卫,竟敢和滑哥沙里争执,这才出面吆喝一声,滑哥沙里,若是没事,那么属下就告退了。”

    听对方这么一说,耶律滑哥立刻喜上眉梢,欣然道:“高牙书公务繁忙,没事还是早点休息吧,免得累坏了身子,那就不好了。”

    “多谢滑哥沙里关心,属下这就回去休息。”高菩萨拱手一礼,然后就立刻匆匆离去。

    这下好了,所有碍眼的,都被耶律滑哥支走了,他终于可以,为所欲为了,一想到又是一个美妙的夜晚,耶律滑哥瞬间满脸淫笑,忙不迭地,就钻进了华贵毡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