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山海横流 > 第三四七章 山海横流

第三四七章 山海横流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山海横流最新章节!

    光启元年八月,南诏草莽英雄尉迟槿,崛起于龙川。

    光启二年,三月初,获得滇东三十七蛮、以及黑齿十部等无数部落的支持,尉迟槿拥兵二十万精锐,兵围皇城。

    城下一战,暴烈异常。

    据闻,连屹立于南诏数百年的皇城,阳苴咩城的城墙都被轰塌了。

    也正是因为城墙的突然坍塌,义军才顺势攻进了皇城,不仅活捉了国主隆顺,还将南诏的大慈爽段义宗、原龙川节度使释酂咙等南诏大员,一网成擒,南诏自此灭亡。

    攻灭南诏,尉迟槿就大索万寿寺,结果,并没有找到传说中的龙木;不过朱璃已经康复,尉迟槿对于龙木之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南诏灭亡后,统一的南诏,改名姚州。

    尉迟槿自封上都护,并委任关云长为副都护,治政南诏、并向唐廷称臣。

    经过商议,朱璃等人,并没有斩杀隆顺,而是将其贬黜为庶人,在皇城内择一别苑,将其软禁了起来,此举,获得了南诏保皇派的认可,尉迟槿也顺利地收伏释酂咙和段义宗等人。

    大乱方歇,姚州百废待兴。

    尉迟槿立刻着手治理,她率先废除了节度使这一官职,同时还废除奴隶制度,设立郡县,效仿河朔,文武分治。

    对民,尉迟槿在整个姚州,施行了免税三年的政策,并承诺,即便是三年后,赋税也将减半收取。

    姚州所辖,彻底废除了徭役制度,官府一旦需要用役,也将以雇佣的形式,支付工钱,聘请佣工。

    同时,尉迟槿敕封潘炕为长史、段义宗为別驾、查书尘为从事,并让三人带领着文官,主管政务。

    尉迟槿还勒令关云长,统帅韩逊、折嗣伦、舒贺、王佥、郭大路、路长远,释酂咙、王不行、杨真符、董成曲、李同庆、包竜生等大将,主掌军政。

    除了几位追随朱璃而来的汉将,其他人都是各部蛮将。

    皇城一战,朱璃爆发一击,击飞了李狂霸的悍然一锤,关云长趁势出击,一刀拍在了对方的身上,将李狂霸击成重伤。

    形势危机之下,黑袍老者当机立断,立刻带着李狂霸、妖若二人,逃窜而去。

    这才是历史的真实内幕。

    是役,李天府、杨柳叶、查书尘三人并肩作战,惺惺相惜;结果,李天府就将巫神教教主杨柳叶,给怜惜到了床上。

    梅开几度、风止云歇之后,二人就开始大把、大把地撒狗粮,十分招摇,羡煞了无数凡夫俗子。

    大战结束,同僚聚集。

    众里寻她千百度,关云长蓦然回首,发现查书尘这位绝世美娘子,正在灯火阑珊处;佳人绝世、倾城独立,关二哥春心萌动,倾情似水,很快就成了查书尘的裙下之臣。

    或许是受到了李天府和杨柳叶的刺激,查书尘半推半就就,也就从了关二哥。

    一战大捷破皇城,璧人双双夜留灯,谁言烽烟无旖旎,良田两处开耘耕。

    旧时南诏双飞凤,今夜汉郎来驰骋,临朝主君封臣功,将军猛汉二躬承!

    四人如胶似漆、硝烟漫雨,害得两位

    美人,在朱璃敕封功臣的当天,硬是没有下得了床。

    褒功请赏当天,只有关云长、李天府两个家伙,一脸贱兮兮的两次站了出来,毫不客气地就把杨柳叶、查书尘那份功劳,也给领了。

    后来才知道,这两个家伙,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把两位南诏绝色,给吃得点滴不剩,真乃猛将也。

    值得一提的是周然,一向运气逆天的周兄,这回运气爆炸了。

    关云长见到周然,立刻惊为天人,开口就问周然,愿不愿意做他的开山大弟子。

    面对千古武圣关二爷的青睐,周然哪有不应之理,立刻小鸡啄米般地纳头便拜。

    关云长明言,周然骨骼清奇、乃是修炼至阳类功法的不世奇才。

    他身材之所以长成这样,乃是体内阳刚之气过盛,失去制衡造成的;如果周然修炼了他传授的功法,就可以调理体内阳刚之气的冲突,以后,不但会越来越健美,说不定,还能长个儿。

    俗语说的好,男长二十慢慢悠,周然现在才十九岁,长个头,倒是真有可能,可见关二哥之言,并非无稽之谈。

    周然拜得名师,自然随侍左右,为了自己的武艺、为了自己的卖相,根本不用督促,每天都都勤练不辍。

    会川镇附近,一行三人十分狼狈地逃到了这里。

    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黑袍老者、李狂霸、以及妖若三人。

    高大狂猛的李狂霸,此时却一脸苍白,显然是被关云长那横拍刀,造成了内伤;即便如此,他还是凭借着一腔悍勇,带着黑袍老者、以及妖若,势如破竹般地冲杀了出来。

    就在三人垂头丧气地准备先到小镇上,去歇歇脚、慰劳一下肚子的时候,三人的面前,突然出现一人。

    此人一袭道袍,飘然若仙,正是曾经出现在会川小镇上,兜售万灵胶的那位算命先生。

    一见此人,三人中妖若,就立刻双眸血红,大有不顾一切、也要冲将上去,将这个老忽悠、老骗子给大卸八块的势头。

    就是这个老骗子,骗了他们的龙木,随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任由他们翻边南诏,也没有找到此人的踪迹。

    自从丢了龙木,他和师兄沙成米的功力,就停滞不前了,都是这老骗子害的,妖若又岂能不恨。

    可是,不等他冲上去,身边的黑袍老者就一把拉住了他,并用目光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这是一个连他都招惹不起的高人。

    稳住了妖若,黑袍老者自己,立刻恭恭敬敬地走上前去,拱手向着对方揖了一拜,开口道:“见过真人,今日途遇真人,实乃李某三生之幸。”

    算命先生闻言,神色如常,淡淡看向黑袍老者道:“年前,你派弟子前往北原,使用手段勾结契丹人,攻略我大唐北疆。”

    “今年,你又在南诏境内,横插一杠,老夫倒是要问问,你到底是不是汉人,勾连异族,攻杀族人,这就是你对大汉族人的回报吗?”

    算命先生的声音,不愠不火,可听在黑袍老者的耳中,却不啻于晴天霹雳,难道这个老家伙真的火了。

    若

    是这个家伙真的发火了,他纵使万般算计、百般抱负,恐怕也要付诸东流了。

    想到这里,黑袍老者连忙道:“真人息怒,真人应该知道,自古以来,天地之间就存在着两股势力,分别是山海盟,和横流阁。”

    “当年涿鹿之战,皇帝击败蚩尤,一统中原,就成立了山海盟,暗中左右天下大势的走向;历朝历代,只要是开国之君,几乎都是山海盟认可、并默许的人。”

    “然民间群雄无数,野心之辈丛出不穷,他们这些人,都对山海盟的这种做法,并不认可;后有鬼谷子,以兵家为前身,创建了横流阁,啸聚天下武人,以抗山海盟左右之势。”

    “自大唐开创以来,历经二百七十余载,近来,先有庞勋造反,后有黄巢暴动,唐朝灭亡,已经无可挽回。”

    “无论是庞勋,还是黄巢,他们都是横流阁的人;晚辈身为山海盟的老人,致力于打击横流阁中的野心之辈,寻回我山海盟曾经的镇教之宝山海经,难道有错吗?”说到这里,黑袍老者静静地望着算命先生,一脸毅然,似乎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哼。”听了老者的辩解,算命先生冷哼一声,“先不说你不择手段,打击那些你眼中的野心之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就说山海经吧。”

    “像我们这样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怀化大将军朱璃的身上,一定有一件奇宝,这件奇宝有诸多神异之处,十分类似于你们山海盟,曾经遗失的宝物山海经。”

    “可是类似,却并不一定就是山海经;即便朱璃手中的那件奇宝,真的名叫山海经,也绝不会是你们山海盟遗失的山海经,这一点,老夫倒是可以肯定。”算命先生一脸笃定。

    对于算命先生的笃定,黑袍老者并没有反驳,此人能耐,他知之甚详,深不可测、浩如烟海。

    既然对方说不是,那就一定不是了,这一点,黑袍老者万分信服。

    不过,他千方百计的打击朱璃,可不是单单为了朱璃身上的那件宝物;现在既然确定,对方身上的那件宝物不是他认知中的宝物,他以后还有什么借口,再对朱璃出手呢?

    黑袍老者,是一定要杀朱璃的,这与他效忠的对象有关,即便不为宝物,他也非杀朱璃不可。

    不能对朱璃出手,黑袍老者又岂能甘心,因此连忙道:“真人,朱璃出身草军,虽然后来投奔了李可举,洗白了身份,可他出身草军,这个却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草军是王仙芝和尚君买等人创建的,黄巢继之,这三人都是横流阁的野心之辈,朱璃曾是他们的麾下,难道真人就不怀疑朱璃的用心吗?”

    黑袍老者此言一出,算命先生就看出他还没有死心,这个态度,倒是让这位算命先生十分不爽,只见他十分不满地斜睨了黑袍老者一眼,冷然道:“红尘事,红尘了,你要对付谁,老夫管不着;可是,一旦你的做法,让我大汉百姓遭受灾难,就别怪老夫杀你祭剑了。”

    一言淡然,却让黑袍老者,从头凉到了脚后跟;一抹冰寒,突然涌上了他的心头,让他即便立身三春的暖阳中,也止不住地打了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