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山海横流 > 第二九六章 轰动南诏

第二九六章 轰动南诏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山海横流最新章节!

    剑川城,释酂咙的府邸。

    经由段义宗出面,尉迟槿十分轻松地,就获得了一个罗苴子的职位,三人现在,已经前往军营报道去了,偌大的客厅中,现在只剩下段义宗,以及释酂咙两人了。

    释酂咙是一名五十来岁的老者,高髻峨然、玉簪横贯。

    其人面色红润、袒胸赤脚,目光灼灼地看向、突然冒出来的段义宗,开口道:“段慈爽,唐人杀我宰相,屠我清平官,此事若是上报大骠信,我南诏和唐人之间,难免会有一战。”

    “可是,如今时局,杨登,郑买嗣二人,日益骄狂无忌,大骠信若是出兵,很可能还要倚重他们。”

    “彼时,二贼任何一人执掌军权,都会让他们变得更加强大,一旦到了那个地步,掌权者必然无人能制,若是其人心怀不轨,我南诏必危!”

    无论是释酂咙,还是段义宗,都是忠于南诏皇室的良臣;这从段义宗,对待尉迟槿几人的态度,就可见一斑。

    当初,世隆攻打川蜀,释酂咙、段酋迁二人兵败被俘,是世隆派人,重金将他们赎回来的,这份礼遇之恩,释酂咙怎敢忘记。

    如今的南诏,皇权旁落,最着急的,显然还是他们这些、忠于皇室的良臣。

    段义宗闻言,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出声道:“大军将出身的杨登,狼戾不仁、上欺骠信、下压百官,不为人子;若是如此放纵对方,早晚有一天,他将成为我南诏的心腹之患。”

    段义宗说的,释酂咙又何尝不明白呢,只是他们现在,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哎”只见他长叹一声,满脸忧虑地道:“正因为如此,为兄才更加担心啊。”

    “杨登乃大军将出身,若是骠信出兵攻唐,他总领三军的可能性最大,到时候,军权在手的杨登,意图不轨,我南诏倾覆,怕是只在顷刻了吧。”

    这二人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要知道,在有关南诏的史料中,就曾记载,隆舜这位南诏国主,就是被竖臣杨登弑杀的。

    “那怎么办?”段义宗眉头紧蹙,一脸凝重地问道。

    他只是一介礼官,虽然位高勋贵,对于军政之事,却根本插不上手。

    释酂咙闻言,双眸一眯,慨然道:“兄弟休要小瞧自己,历来挽大厦于即倒的,可不一定都是强兵悍将。”

    “书生虽然孱弱,片言只语,却可啸聚风云、左右民心;杨登虽强,也不是没有能和他,分庭抗礼之人。”

    “郑买嗣的存在,恰恰正是杨登的心腹之患,若是挑起郑买嗣、杨登二人,自相残杀,我等趁机渔利,未尝不能鼎定天下,复兴南诏。”

    释酂咙这么说,倒是让段义宗,神情闪烁了起来,只见他突然面向释酂咙,郑重地拱手一拜道:“若是兄长有办法,稳定朝局,小弟必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一定竭尽全力,襄助兄长一臂之力。”

    如此慷慨之言,倒是让释酂咙双眸一亮,他毫不怀疑对方的决心。

    他们都是一路人,都是南诏皇室的忠诚拥护者,对方绝不可能在铲除奸佞、

    兴复皇室的事情上,诓骗于他。

    有人声援,让释酂咙更加老神在在了起来,开口道:“老弟远赴中原,九死一生,这才刚刚回到国内,对于最近发生的一些大事,恐怕老弟还不知道吧”。

    “唔,什么事,难道和复兴我南诏有关?”释酂咙的话,显然引起了段义宗的好奇。

    “自然有关,老弟应该知道,郑买嗣身后站着的,乃是巫神教、拜月教等原始信仰的民众;而杨登身后,则有万寿寺、高眞寺等信仰佛教的民众。”

    “我南诏,虽然曾经一度推崇佛教,但民间的传统信仰,经久不衰,郑买嗣、杨登二人,正是由于暗中整合了这两股力量,才能傲立朝堂,呼风唤雨。”

    释酂咙之言,立刻引起了段义宗的深思,少顷之后,只见他开口道:“兄长提起信仰,莫非是打算从这方面入手,挑起郑、杨二人的纠纷,甚至自相残杀?”

    若是从信仰上挑起郑买嗣、杨登的对峙,他们这些人,再趁机渔利,还真有可能成事。

    在南诏国,不但广大的百姓,各有信仰,就是朝中的很多大员,也都有自己的信仰。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杨登、郑买嗣钻了空子,将这些人串联在了一起,从而形成了,两股无匹的力量。

    双方以前就纠纷不断,不过极为克制,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一旦斗了起来,谁都没有好处。

    若是释酂咙真有办法,让郑、杨二人冲破克制,不顾一切地斗了起来,他们还真有可能扳倒郑、杨二人。

    “老弟高看了为兄,上阵冲杀,为兄还勉强可为,若是蓄意挑拨离间,那可不是为兄所长。”释酂咙无奈地感慨道,显然他也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

    “那兄长为何提起此事?”段义宗不解。

    “老弟,为兄提起这事,自然是有原因的,前不久,巫神教突然出现一个道士,还有一个和尚,他们见到教主柳叶,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向柳叶展示了一块玉璧,身为一方教主的柳叶,就立刻拜倒在地。”释酂咙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开口道。

    “什么,怎么可能?”听到这个消息,段义宗立刻惊叫了起来。

    柳叶是谁,那可是号令整个南诏国、巫神信徒的人物;毫不客气的说,只要柳叶一声令下,整个南诏国,所有巫神信徒,全都会毫不犹豫地振臂而起,指哪打哪。

    一块玉璧,竟然能让如此人物,拜伏在地,这可能吗,段义宗难以置信。

    看着一脸惊疑不定的段义宗,释酂咙好似余意未尽,继续道:“当天晚上,柳叶亲驾马车,巫神教三位圣女,在前开路,他又将那一僧一道,施施然地送进了拜月教的总坛。”

    “那二人进入拜月教后,同样一言不发,直接向拜月教书尘教主,展示了那块玉璧,你猜怎么着?”释酂咙语毕,一脸神秘地看向段义宗问道。

    “怎么着,难道月隐云雨查书尘,也会跪拜不成?”段义宗,一脸不信地惊问道。

    释酂咙双眸微眯,目光灼灼地看向段义宗,沉声道:“老弟说对了,书尘教主,一

    见到那块玉璧,二话没说,竟然也像柳叶教主一般,三跪九叩,如见真神一般地对着玉璧,参拜了起来。”

    “怎么可能,这绝不可能?”段义宗猛地站了起来,一脸惶恐地走动不停,显然是被这个消息,给吓着了。

    无论是一刀追魂杨柳叶,还是月隐云雨查书尘,这二人在南诏国,虽然并无官职,却是毫无争议的无冕之王。

    不但教中高手无数,民间更是拥有万千信徒,这二人,无论是谁跺跺脚,整个南诏国,都要颤上三颤。

    更何况,杨柳叶、查书尘二人,皆是难得一见的美女,旷世绝立、倾国妩媚。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美色也是一种实力,以这二人的绝世风姿,只要她们勾勾手指头,整个南诏国,必将为之轰动,一定会有无数贩夫走卒、莽汉勇者,甘愿为其踊跃赴死。

    这样的人物,竟然拜倒在一枚小小的玉璧之下,可见这块玉璧的价值;可以说,任何人获得了那块玉璧,就相当于瞬间掌控了全国,将近一半以上的信徒,绝非空谈。

    连杨柳叶、查书尘都拜倒在地的玉璧,威力岂能一般。

    “那是一块什么样的玉璧,兄长知道吗?”焦躁走动的段义宗,突然驻足停下,猛地转过头,看向释酂咙,一脸凝重的问道。

    看到段义宗的神色,就让释酂咙知道,这位老弟终于重视了这个问题了,他本就要将此事告诉对方的,怎么可能会隐瞒。

    因此,当即就回应道:“那块玉璧具体是什么样子的,为兄也不清楚,不过根据各方猜测,几乎大多数人都认为,那是一块久未履世的神玺。”

    “神玺?”

    “不错,正是神玺。”释酂咙一脸肃穆地应道,“传说,我们南诏的先祖,在远古时期,乃是隶属九黎一族,那个时候,有天生美玉,自带神纹。”

    “神纹铭记的影像,正是先民供拜的图腾,因此,这样的美玉,有人叫他图腾玉,有人叫他神引,当然,还有人称之为神玺,乃是上神,赐给先民的至宝,神玺一出,天下景从,绝非妄言。”

    “能让两大教主,都跪拜不已的玉璧,如果不是神玺,绝对不会有那么大的魔力。”释酂咙一脸笃定。

    “神玺,怪不得拥有如此魔力,若是神玺,就难怪柳叶、书尘两位教主,如此敬畏有加了。”段义宗脸色凝重,又稍显释然,继而,他突然眉头一扬道:“神玺即出,执掌神玺者,必然能够号令无数信徒。”

    “更何况,神玺的出现,在某种意义上,不亚于神迹,古老的信仰,将会再一次复兴,对于巫神教、拜月教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契机,一个夺取更多信徒的契机。”

    “但对于佛教来说,这不亚于一场灾难;佛祖不彰,神玺现世,看在普通百姓的眼中,他们对于佛的信仰,还会那么坚定吗?”

    一言未毕,段义宗慎重地看向释酂咙道:“兄长,神玺的出现,已经危及到杨登等人的地位了,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介时,郑买嗣、杨登二人,必然会有一场大混战,这也是我们的机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