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山海横流 > 第一一七章 牵动三方

第一一七章 牵动三方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山海横流最新章节!

    既然偏将到来,他就不方便在同安师儒多说,于是立刻客气道:“既然这样,那刘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还请安书佐慢走。”

    刘知俊显然是逐客,安师儒见到这副光景,虽然不满,却也知道是朱温理亏,勉强大笑道:“哈哈,将军客气,那安某就告辞了。”

    嘱咐一名牙兵,悄悄地将安师儒送了出去,刘知俊这才看向张筠,好奇道:“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张筠闻言,立刻脱口道:“将军,大喜事啊,你知道韩雉吗?”

    “韩雉?”刘知俊脸上浮现出一抹疑惑,惊疑道:“就是那个偷看支详小妾洗澡,被抓了现行的韩雉?”

    “哈哈,将军,属下说的就是此人。”张筠浑身洋溢着兴奋的神情。

    “他怎么了?”

    “哈哈,将军,这个韩雉确实不简单,你猜怎么着,这小子竟然混进了陈璠的军中,偷盗了陈璠的鱼符,率领着陈璠的部下,攻破了李罕之的大营,现在恐怕都成功了也说不定。”张筠神情说不出的兴奋。

    这也难怪,自从和尚让对峙以来,徐州军一直处于下风,几乎被草军压得喘不过气来,难得有这么一场大胜,而且是谁也没有想到的大胜,身为徐州军的一员,获得这个消息,不兴奋才怪。

    刘知俊闻言,神色惊疑不定,不敢置信地道:“就是那个支详、时溥二人,费尽心思都没有杀掉的韩雉?”

    “正是,将军不必怀疑,有数名斥候侦查过这个消息,属下已经确认无误,才来向将军禀报的。”张筠一脸认真地肯定道。

    刘知俊闻言,脸上的神情更加复杂,兴奋、震惊、难以置信、甚至还有一丝古怪,诸多情绪,瞬间涌上其心头,让他莫名其妙地走来走去,似乎有什么主意拿捏不住似的。

    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他似乎看到了一条,脱离时溥魔掌的途径。

    韩雉是谁,那可是和时溥有着生死大仇的人物,他们二人,一个老婆被人看光了,这对于一方大员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而另一人,却被追杀得十分凄惨,就连声名都被逼迫得狼藉不堪,这仇能不大吗?

    若是韩雉掌兵,自己是不是不要将希望全部寄托在朱温身上呢,一念至此,刘知俊瞬间魔怔了,再也停不下来了。

    ——————————————

    萧县,原县令府邸。

    感化军节度使时溥,正一脸阴寒地坐在客厅的主位上,偏将李师悦刚刚传来消息,那个被他逼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穷鬼韩雉,竟然骗了陈璠,带着陈璠的府兵攻进了李罕之的大营。

    这个消息简直费人所思,可对他意义却非同寻常,若韩雉真的掌握了大军,他的处境就不妙了,这个人绝对不会接受他的招降的,二人早已仇深似海。

    如今,他外有尚让虎视眈眈,若是韩雉成功,那就内有韩雉心怀叵测,内外交困,处境堪忧。

    “来人?”黑着脸的时溥

    ,立刻吆喝一声。

    听到总管的吆喝,牙将郭绍宾立刻走了进来,拱手一礼,躬身问道:“总管,有何吩咐?”

    时溥盯着郭绍宾看了一眼,径直道:“尚让左翼李罕之已经溃败,我意急速令人前往彭城,再招募万余卫士,待援军到来,我们就主动攻击尚让。”

    郭绍宾闻言,心中暗骂,什么招募万余卫士,这么短的时间,就是神都招募不到万余卫士吧,虽然他忠诚于时溥,但并不代表他可以无视乡人,这时溥分明就想拉壮丁啊,何必说的那么虚伪,心中虽然不忿,可他不敢表露,仍旧面无表情地道:“诺,属下立刻派人去办。”

    ——————————————

    雍凤里,尉迟槿倚门而望,活像一尊望夫石。

    自从朱璃亲口答应她,待回到朔州,就向尉迟老夫人提亲后,她的心里都被满满的甜蜜充斥着。

    十三岁一眼就相中朱璃,四年过去了,那根木头终于开窍了,而且她正处于待嫁之龄,心中的念想,骤然有了盼头,满心都是那人的身影。

    正在这时,朱璃麾下的情报头子,鬼武士现在的头目荆铭匆匆而来,他得到时溥准备拉壮丁的消息,不敢怠慢,连忙前来向严可求汇报。

    只是荆铭到了门口,正好碰到了翘首发呆的尉迟槿,见到这位小娘子,荆铭不敢怠慢,连忙拱手拜见道:“见过尉迟娘子。”

    “荆校尉客气了,有什么事情吗,看你满脸焦急的样子?”尉迟槿闻言,连忙还礼,随口问道。

    问话的是尉迟槿,荆铭自然不敢隐瞒,连忙将朱璃、韩雉等人攻进李罕之大营、时溥焦躁不安,意图拉壮丁的事情,毫无隐瞒地说了出来。

    尉迟槿闻言,神情突然奇怪了起来,她首先想到竟然是如果趁机混入军中,前往萧县,是不是就能见到朱璃了呢?

    对于思念中的女子来说,如果朝思暮想的人儿,有了途径可以见到,那么这个念头就如火上浇油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恋爱中的女人,为了面见自己的情郎,就是用火箭来送她,她都嫌慢。

    思念如酒,让人愁上心头;思念如忧,让人愈忍愈难受。

    这个念头一冒出,尉迟槿的心,瞬间就像被无数的猫尾巴挠着一样,心痒难耐。

    不过,她却不能让荆铭发现,就努力佯作平静的样子,向荆铭挥挥手道:“好了,你继续探查吧,这个消息我会转达给严先生的。”

    荆铭闻言一愣,似乎感觉哪里不对,不过也没有多想,就连忙拱手拜谢道:“那就多谢尉迟娘子了。”

    “嗯,忙去吧”尉迟槿不耐地挥挥手。

    荆铭这边刚转身离开,尉迟槿立刻就像兔子似的窜回了房中,立刻手书一封,递给黏在这里的严可姝道:“等到晚上,娘子可将这封信转呈给严先生,嗯,还有,照顾好林家小娘子。”

    “哦”严可姝一见尉迟槿一副将要远行的样子,而且并不准

    备带上她,就有气无力地应道。

    对于这位小娘子的心思,尉迟槿也很无奈,只好佯作没看见。

    嘱咐完一切,尉迟槿立刻叫上谢天、谢地,从马厩中牵出小红马,带上两人,径直离开了雍凤里,直奔彭城而去。

    这是去打仗,可不是闹着玩的,为了预防意外,到了彭城,她又刻意将自己改扮了一番,打扮成一个面色俊美的小胡子将军,这才满意地前往征兵处而去。

    混入军营很顺利,更何况已经从萧县传来消息,时溥都打算拉壮丁了,彭城征兵处的都尉,怎么可能拒绝主动上门的应募者。

    以尉迟槿的身手,毫不费力地就拿下了一校人马,身为校尉的她,立刻安排谢天、谢地担任旅长,这两个夯货,一听说有机会上阵杀敌,简直比讨了新媳妇还开心,哪里还会阻止。

    ——————————————

    丁公山草军大营。

    在朱璃生擒了杨师厚,又生生挑杀了几名草军悍将,草军很快崩溃了。

    朱璃、韩雉、许戡等人,并不嗜杀,努力收降,及至下午,他们就整整收降了草军一万五千多名卫士,一战下来,死伤的草军卫士竟然不足千人。

    可见,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在冷兵器时代,对于一场大战的重要性。

    收降这些草军溃卒,韩雉聚拢这些人,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话后,甚至连对方的兵器都没有收缴,竟然就在朱璃、许戡两人的目惊口呆、不可思议的注视之下,直接打散了感化军八千卫士,将收拢的一万五千草军,和八千感化军,全都混编在了一起。

    这在朱璃、许戡看来,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而韩雉就这么云淡风轻般地做了,似乎根本就不担心这些人会暴动一样,简直颠覆了朱璃的认知。

    要是不知道,这人是兵仙韩信的转世之身,朱璃真想一刀砍了这个混蛋,军国大事,岂能儿戏,而韩雉就这么儿戏般地整编了大军。

    要知道,无论是感化军,还是草军,都不是他们的人,也就是说,除了朱璃三人外,所有的卫士,甚至下层的都尉、校尉、旅帅等等,全都跟他们一个铜板的关系都没有,这要是暴动起来,只要对方一心想要干掉他们,就是朱璃都必死无疑。

    朱璃倒是还好,他起码知道韩雉的跟脚,对韩雉有点信心;可许戡就不同了,他看到韩雉这么乱来,而一脸沉凝的朱璃,竟然听之任之,两腿都吓得颤抖了起来,许戡可是扬州宿将,连他都胆战心惊的,可见韩雉做的事情,是多么惊世骇俗。

    整合了大军,韩雉让这些新军做一件事情,一个时辰之内,尽量多的制造旗帜;还召集了所有都尉,和他们约定好号令,什么时候打出旗帜,什么时候安静等待,等等,告诉他们这是在练兵,若是谁敢出错,定斩不饶。

    一番嘱咐后,就将这些人全都派了出去,掩护在丁公山两侧,也就是李罕之若是回营,必经的道路两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