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锦绣深宫:皇上,太腹黑! > 第851章 西夏来访

第851章 西夏来访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锦绣深宫:皇上,太腹黑!最新章节!

    这七八天的时间。

    京城的各处都要忙疯了。

    皇上有旨,务必要将整个京城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清理一遍。

    总要干干净净的,再怎么瞧不起西夏国,也总不能乱糟糟的丢脸不是?

    于是。

    礼部的、户部的、工部的,甚至兵部,都纷纷出动。

    礼部的负责安排住处,安排人手服侍着。

    户部的负责拨银子,各种款项,还有各种耗材的供应。

    工部的负责将大街上,尤其是主要的大街上那些摇摇欲坠的建筑物,要么修理好,要么拆掉。

    总之。

    大家一个个从高高在上的官员。

    变成灰头土脸的苦劳力。

    毕竟是皇上亲自下的圣旨,关系到乌纱帽的事,必须要格外的认真!

    就算不亲自动手,也得亲自下场盯着。

    万一哪儿不合格,啧啧……

    至于兵部的。

    本来他们的任务是在西夏国使臣进京后,维持京城各处,尤其是西夏国住处的平安(主要是监视!)。

    可是,现在使臣还没进京呢。

    他们也不能闲着,于是赵君尧大手一挥。

    “去帮着工部的人搬砖吧!”

    于是,兵部那些平日威风凛凛骑射全能的士兵,开始了为其七天的搬砖生涯。

    同样是挥汗如雨,换了个地方怎么感觉……嗯……不太一样?!

    不管一样不一样,砖还得搬,大街还得扫。

    叶棠痛心疾首地看着自己好好训练起来的兵,就这么被大材小用。

    心里着实心痛,不忍相看,所以……

    她去找杨沉毅喝酒去了。

    叶棠现在是兵部尚书杨壑的部下,正五品的威武将军。

    这次。

    杨尚书就把接待使臣的任务交给了她。

    叶棠武艺高强,骑**湛,守一个西夏使臣的驿馆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任务不算太重,只是需要细心。

    所以,没谁比她一个女将军更合适了。

    至于杨沉毅。

    他本来就是新上任的兵马司巡城使。

    平时主要任务就是带着一小队官兵,在各大街巡逻,走到哪儿管到哪儿。

    什么打群架、强抢民女、拦路抢劫、敲诈勒索及大户人家鱼肉百姓等等,都归他管。

    总结起来就是:解决那些介于鸡毛蒜皮和兵戎相见之间的不大不小的矛盾。

    将各种不稳定因素扼杀在萌芽阶段。

    这官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一开始他是拒绝的:这些矛盾,婆婆妈妈又麻烦。

    可渐渐的,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官职。

    尤其是看到那些弱者在他手里得救的时候,他就觉得,所有的坚持都变得有了意义。

    怪不得他父亲总说。

    最好的历练,就是在百姓之间!

    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所以,杨沉毅对自己的新官职十分的满意。

    这次西夏使臣过来,他的任务比平日更重。

    要巡逻得比平时更频繁,更仔细。

    除了吃饭睡觉,剩下的时间全在逛大街了。

    不过,相比于叶棠的痛心,他还是比较逍遥的。

    “我说,也就这几天,你至于这么沮丧吗?都是当差,这也是皇上批下来的差使嘛!”

    杨沉毅好言安慰道。

    叶棠就瞪了他一眼。

    “你说的轻巧,你试试?”

    “你别忘了,他们可也是你带出来的!”

    杨沉毅就不说话了。

    “我也痛心的嘛!”

    “不过你看看我,我在兵部历练了那么久,现在不还只是个管大街的?”

    “官职是升了,可这是明升暗降啊!”

    叶棠就砸了他一拳头。

    “你这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吧!”

    “你管大街的多威风,我又不是没瞧见!”

    “天天当值嘴巴都咧到耳朵后头去了,高兴的吧!”

    杨沉毅被她怼得无话可说,吭哧了一会儿只得道。

    “嗨怪不得你嫁不出去,这一张嘴跟刀子似的!”

    叶棠气得眼睛都瞪圆了。

    “嘿……你这臭小子!”

    “说得好像你自己娶上媳妇儿了一样!”

    杨沉毅被她这么一说,楞了一下又怼回去。

    “我娶不上媳妇儿那是我不想娶!”

    叶棠也忙道。

    “那我嫁不出去是不想嫁!”

    杨沉毅:“……”

    “好好好,我不和你说,我巡逻去!”

    叶棠眯起一双凤眼瞪着他。

    “嘿嘿,说不过去了吧!去吧去吧!”

    “我搬砖去!”

    说完,两个彼此一见面就互损的人,各干各的去了。

    ……

    七日后,京城各处打扫得干干净净,焕然一新。

    不管是大街还是小巷,所有物品摆放地整整齐齐。

    小贩儿们也都撤走,整个大街就宽敞了许多。

    驿馆也已经准备好。

    礼部的接待事宜也都已经齐备。

    宫里也开始准备洗尘宴。

    兵部的人也早已蓄势待发,全程保驾护航。

    不管西夏他们人多还是人少,每个人都得找人盯着,都不能叫他们乱跑。

    来者是客,可要是他们居心不轨。

    那也别怪大楚朝不客气。

    到了这一刻。

    宫里宫外,上上下下,全都准备妥当。

    不过,御书房里。

    都快半夜了,一帮官员还在闹哄哄的,相互吵吵个不停。

    原因是:

    关于明日的接待宴,官员的意见不统一,主要有两个观点。

    一部分人表示:

    西夏和那些普通的附属小国不一样。

    同样地大物博,实力不容小觑。

    这一趟来。

    既然是西夏主动交好,那大楚朝这边自然也不可怠慢。

    所以,不论什么待遇,自然是优中选优。

    以彰显我大楚朝的国威!

    而另一部分人却不这么想。

    “按照规制就可以了!不必太过铺张浪费,倒显得刻意了!”

    “就是,我们大楚朝国力强盛,比他西夏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还用得着用这些俗礼来彰显国威?”

    此言一出。

    另一方又不同意了。

    “正所谓,酒香也怕巷子深,我们不把国威展现出来,他们还只当我们好欺负!”

    而另一方又立刻怼回去。

    “你们真是做官儿做久了,连民间疾苦都不知道了”

    “要知道这一分一厘,花的可都是百姓的税钱!”

    “为了这些西夏人,不值得啊,还不如把这些银子花在更有用的地方!”

    “是啊是啊,皇上,现如今准备的这些已经够多了!”

    “再多,就实在没必要了啊!”

    赵君尧看看这一方,挺有理,看看另一方,也挺有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