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鬼医郡王妃 > 第052章 南璃圣女

第052章 南璃圣女

推荐阅读: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

    燕祁和云染商量好了行程,立刻开始分头行动,燕祁召了锦亲王府的世子楚文轩进上书房议事,当楚文轩再次听到皇上让他假扮他的事情,直接的眼发黑,周身的冒冷汗。

    现在燕祁对于楚文轩倒是深信不疑,因为幕后的人已经露出水面了,是逍遥王和宋家,锦亲王府绝不会和逍遥王搅和到一起的,所以燕祁对于楚文轩假扮他的事情,一点也不担心。

    但是楚文轩却备觉压力,一张脸青白交错,变了好几变,他都快要哭了。

    “皇上啊,臣可不可以拒绝啊,”上次假扮皇上,他整整瘦了好几斤,就担心被人看破,要知道冒充皇上这件事若是被人发现,他可就要倒大霉了,杀头都有可能啊,当然皇上不会杀他的头,可他总觉得如坐针毡啊,没想到这一次又来了。

    燕祁似笑非笑的望着楚文轩:“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现在选吧,一,假扮皇上,二,现在朕就让你去死,你选哪一种。”

    好死不如赖活着,他又不傻,楚文轩一脸死灰,但总算不反抗了,他飞快的抬头望着皇上。

    “皇上这一次打算去哪儿啊?”

    “朕和皇后娘娘前往南璃国一趟。”

    “啊,”楚文轩脸色又难看了,如若前往南璃,这一趟要多长时间啊,他要假扮多久啊,楚文轩的脸色越发的染了一层黑丝。

    “皇上前往南璃国做什么啊?”

    “皇后娘娘的师兄被人抓了,先前有人送了密信进宫,所以朕打算陪皇后娘娘前往南璃国一趟,救她的师兄。”

    再多的燕祁没有说,没有提到逍遥王楚俊尧和宋家的事情,以免引起楚文轩的恐慌。

    燕祁望向楚文轩:“楚文轩,你知道朕为什么让你假扮朕吗?”

    楚文轩望向燕祁,发现燕祁脸上布着严肃,瞳眸满是暗潮,他忽地了然跪地沉声开口:“皇上这是相信臣的缘故。”

    “没错,你是朕最相信的臣子,你们锦亲王府也是朕最相信的府邸,你们和朕是一体的,同为楚家的后代,所以你们定要把这个牢记在心里。”

    燕祁语重心长的话说完,楚文轩庄重的磕头:“是,皇上,臣知道了。”

    燕祁不再说话,示意楚文轩出去,他什么时候走会派人通知他的,待到楚文轩离开后,他又宣了燕王府的燕康和云王府的云紫啸二人进宫,把朝堂上的事情交待了一遍,让他们二人协助楚文轩打理好大宣的江山,同样的他也没有把宋家和逍遥王的事情告诉燕康和云紫啸,以免引起他们不必要的恐慌。

    云华宫的偏殿里,大长公主发出一声惊呼。

    “什么,你要和皇上前往南璃国,这太危险了。”

    云染正和大长公主说话,要把小小宸和小小汐送进揽医谷,大长公主一听云染和燕祁要进南璃国,便担心了起来,那南璃国是什么地方,她会不知道吗?真正的虎狼之窝,南璃因为地势的原因,毒蛇猛兽特别的多,大长公主先前还曾从南璃买通了一个人,算计过云染呢,她虽然没有进过南璃,却知道南璃国是个什么样凶险的地方。

    尤其这一次燕祁和云染两个人不是打着皇帝和皇后的旗号去的,如若他们打着皇帝和皇后旗号去,说不定暗处的人或者南璃国的人还不敢做出什么手脚,但现在他们是悄悄的前往南璃,若是被人和道这件事,铁定有危险,所以大长公主不想让云染去。

    云染知道大长公主是担心她,伸手拉着大长公主的手。

    “姑姑,你放心,我们会小心的,不会有事的,我是想请让你帮我另外一个忙。”

    “你说。”

    大长公主看云染态度坚定,知道自己说了也没用,染儿一向是个自有主意的人,她什么事情都是自我做决定的。

    “我想把小小宸和小小汐送进揽医谷里去,若不把他们送进揽医谷,我有些不放心,揽医谷一般人要想进去根本不可能,但是他们太小了,所以我想连姑姑一起送进去,好照顾她们,姑姑带着枇杷和柚子两个人进揽医谷去照顾他们,怎么样?”

    大长公主自然不想和小小宸和小小汐分开,立刻点头同意了:“好,我照顾他们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到他们的,只是皇上去了南璃,宫中怎么办?”

    “皇上打算让楚文轩冒充他待在宫中。”

    “不会有事吧。”

    大长公主总觉得有些担心,觉得燕祁和云染这次所做的事情有些不单纯,似乎有危险似的。

    云染伸手搂着大长公主的肩,把脑袋搁在她的肩上,左右晃着,对着大长公主撒娇:“姑姑,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为了小小宸和小小汐,我也不能有事不是吗?”

    大长公主想一想倒也是这个理,燕祁和云染都特别的疼孩子,所以不会有事的。

    大长公主叮咛:“你们小心点,总之孩子在我会照顾好的。”

    “嗯,那我就放心了,”云染点头,松了一口气,她是真的放心了,大长公主一定会照顾好孩子的。

    燕祁和云染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不再耽搁,悄悄的带着儿子和女儿以及大长公主以及一众手下悄悄的离开了皇宫,虽然是悄悄,但该知道的人相信定然知道了。

    这一次众人从水路走,之所以从水路走,是因为要先进揽医谷,揽医谷外围是绝壁悬崖,只有一处是河道,上绝壁悬崖进揽医谷太耗费时间了,云染生怕耽搁了救秦流风,所以决定从水路,这样还快一些。

    梁城外,有一道大运河,是南来北往的船道,河道很宽,上面客船商船的数不胜数,一目望去,一派华丽的景象。

    燕祁和云染所坐的船是一艘大船,船上除了燕祁和云染外还有两个小家伙,大长公主以及枇杷和柚子,另外还有燕祁身边的一些手下,连大船的船手都是手下扮成的。

    除了这艘大船外,后面还不远不近的跟着两艘不大不小的船只,这些船上跟着的都是燕祁的手下,这一次前往南璃,他除了明面上带了一部分人,暗中还带了一部分人,除了这些人外,他还把沿涂以前布下的棋子都启动了,个个随时潜伏着,随时待命。

    大船上,一身白衣和一身红衣的燕祁和云染并排而立,两个人相揩站在大船上,船行已经一日了,河面上一片宁静,夕阳的余辉洒落在河面之上,波光鳞鳞,荡开一层一层的涟漪,轻风吹拂着船头一男一女的衣袍,随风轻舞着,两个人龙翥凤翔的绝色风华,吸引得江面上不少人的眸光,不时的有人在议论。

    燕祁和云染像没看到似的,一起凝望着远处,悄然的说着话。

    “染儿,你的武功恢复了吗?”

    “嗯,三月之期已经过了,所以我的功力已经恢复了,你别担心我,这一次我们二人联手,定要除掉宋家和逍遥王,以及荣德公主楚韵宁,这一仗虽然不同于以往,很庞大很难敌,但是我们不怕他们。”

    云染笑了起来,自信心十足,她武功恢复了,所以不担心自己会成为燕祁的负担,以往都是她或者他一个人对付别人,这一次就让他们二人联手来对付暗处的恶人,倒要看看究竟鹿死谁手。

    燕祁伸手抱住云染:“都是我害得你一直受人算计,以后再有心怀不轨的人,我定然先斩草除根,再不留任何的隐患,省得事后有麻烦。”

    云染没有说话,出神的望着江面,天幕之下最后的一丝光辉落了下去,青黑的光芒从天边撒了下来,天地一片暗沉,燕祁问不远处的逐日和破月二人:“前面到什么地方了?”

    “回主子,前面快要到紫峰山地界了,按照娘娘的线路图,我们要在紫峰山南侧往右拐进另外一条河道雁荡河,眼看着天快黑了,我们是靠岸休息,还是继续前行,若是继续前行的话,听说雁荡河上不太平静,有河匪出没,虽然皇上登基后这些河匪收敛了,不过属下怕有问题。”

    逐日的话落,燕祁抬眉望着头顶上慢慢黑沉下来的夜空,想着这里离南璃国的路程,如若每天晚上停下来,那么到南璃国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现在宫中楚文轩顶着,不能耽搁太久了,太久了恐生变化。

    燕祁想通这个,沉声命令:“前进,船手分成两班,分工合作,大船日夜前行,尽快到揽医谷。”

    “是,皇上。”

    逐日领命去办事,燕祁伸手牵着云染一路往大船的二楼走去,二楼共有四个雅间,燕祁和云染两个人待在一间,大长公主带着小小宸和小小汐待一间,两个奶娘待一间,枇杷和柚子待一间。

    因为要前往南璃国的原因,云染只得断了小小宸和小小汐的奶,让奶娘喂养他们,每回一想到这个,心里便有些不舍,本来她是打算亲自喂养儿子和女儿的,没想到却因为这次的计划,而不得不提前断了儿子和女儿的奶水,她把这帐算到了宋家和逍遥王的身上,她不会放过他们的。

    雅间里,枇杷和柚子已经吩咐人摆好了饭菜,因为在船上,所以并不讲究,只简单的准备了四五样的菜肴上来,燕祁和云染坐下后,吩咐枇杷和柚子二人去把孩子抱过来,现在他们希望多陪陪孩子,等到他们进了揽医谷,他们就要和孩子分开了。

    虽然心里有信心他们会赢,可倒底还是担心,如若他们真的出了什么事呢,孩子这么小就没有了爹娘,会不会太苦了。

    两个孩子被抱进来,燕祁和云染一人抱了一个,燕祁抱的是女儿小小汐,云染抱的是儿子小小宸。

    小小宸睡了一下午,此时正好玩的时候,睁着一双眼睛望着自个的娘亲,乌瞳闪闪,说不出的粉嫩可爱,云染一摸他,他僦笑,这小子是个特别爱笑的小家伙,很少哭,谁一逗就笑,有时候自己睡觉也能笑起来,嘴角抽抽,好像梦笑一般。

    想较于小小宸,小小汐便要拽酷多了,除了在满月宴的时候整了宋敏一出,别的时候,依旧很冷,吃了睡睡了吃,谁逗也不笑,逗得烦了便给你一个后脑勺。

    云染看着一双儿女,心酸不已,明明该陪在儿女身边的,偏偏要离开他们,这一去南璃真不知道多长时间,仔细算算最少也要两三个月吧,到时候儿子和女儿还认得他们吗?还会亲他们吗?

    这想法一起心有些痛,大长公主看他们两个人虽然逗着孩子,可是神色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肃穆,大长公主不由得担心:“你们此次前往南璃国是不是有什么危险啊?”

    枇杷和柚子二人也盯上了皇上和皇后,不会吧。

    云染则抬头给大长公主一抹笑,安抚她:“姑姑,你别太担心了,我们不会有事的。”

    大长公主一边点头一边说道:“你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孩子还这么小,他们才一个多月,若是你们出什么事,可让他们怎么是好。”

    大长公主的话使得一直安静睡觉的小小汐忽地睁开了眼睛,双瞳滴溜溜的转着。

    燕祁伸手摸着女儿的小脸,这一次难得的小小汐没有给他后脑勺,而是抬眸盯着他,燕祁看着女儿这么有精神,没有睡觉没有给他后脑勺,立刻逗起女儿来:“小小汐,父皇和你母后要前往南璃国去一趟,你和小小宸要乖乖的,不要太吵姑姑,知道吗?等爹娘去接你们,哪时候我们就再也不分开了。”

    云染探过头望着小小汐,她感觉她和燕祁说的话小小汐都懂,相反的小小宸却是不懂的,她望着小小汐,认真的说道:“小小汐,以后要照顾好小小宸,知道吗?”

    这句话怎么听怎么令人心里不安,小小汐直接的哭了起来,伤心的大哭起来。

    大长公主忍不住揩起泪来,瞪着云染:“你们这是做什么,说这样的话伤孩子的心,如果真的有危险,你们还是不要去了的好。”

    大长公主并不知道宋家和逍遥王的事情,不知道不是她们去不去的问题,而是他们定要借着南璃这一趟来除掉宋家和逍遥王。

    雅间里,小小汐哭得伤心,燕祁赶紧的哄着女儿:“好了,小小汐别伤心了,父皇和母后不会有事的,我们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他的话一完,小小汐果然不哭了,睁着一双狭长的凤眸盯着燕祁和云染两个人,那大颗的泪珠还挂在长长的黑睫毛上,说不出的惹人怜爱。

    燕祁忍不住惊奇,他的女儿真的和别人不一样啊,竟然听得懂他的话,好神奇啊。

    雅间里,本来伤感的气氛,因为小小汐这样一闹,竟然分外活跃,大长公主夸赞起小小汐来:“我们家小公主就是聪明,这么小便听得懂父母的意思,长大了绝对是父母心中的小棉袄。”

    大长公主话一落,燕祁和云染笑了起来,一层子的温馨,几个人连饭都没吃,只管逗着小小汐。

    正在这时候,外面响起了呼啦啦的喊杀声,大船竟然摇晃了起来。

    燕祁和云染的脸色一下子暗了下来,外面有人奔了进来,正是逐日。

    逐日沉稳的禀报:“爷,不好了,有河匪出没,从河道边一下子冒出来很多的小船,拦截了我们的去路。”

    燕祁挑高眉望向逐日:“慌什么,全力备战。”

    “是,”逐日被燕祁训了一下,冷静下来,闪身奔出去了,燕祁和云染二人顾不得逗弄儿子和女儿,飞快的望向大长公主:“把两个孩子带到房间里,记着不要出来。”

    “你们当心些。”

    大长公主开口,招呼着奶娘抱着两个小家伙一路回她们住的房间去了。

    这艘大船二楼被燕祁和云染安排了不少的人手,暗中保护着两个孩子,所以他们不担心。

    燕祁起身领着云染下了二楼雅间,直往大船上闪去。

    雁荡河的河道上,此时飘忽着不少的小船,每条小船上都亮着火把,几个人站在船头之上,一眼望去,整个河面都明晃晃的,好像一只只摇曳晃动的小纸船,说不出的美丽,可是每只小船上站着的黑衣人都煞气重重的,这些人一看到燕祁和云染出现,有人身形一纵直朝大船飞扑过来。

    燕祁一抬袖劲气荡了出去,那扑面而来的黑衣人,被迎面而来的劲气生生的震落,坠进了雁荡河中。

    四面八方的黑衣人,峰涌着施展了轻功往大船扑来,燕祁和云染往后一退,大船上一下子涌出了黑压压的弓箭手出来,对着河面便是一通射箭,不少人中箭坠落了雁荡河,可是还有不少人跃上了大船,一时间双双打了起来。

    云染蹙眉望着燕祁:“这些人是不是太猴急了,竟然在大宣的境内动起手脚来了,这里离得梁城可不远。”

    燕祁摇头:“他们这是试探,探探我们此番带了多少人,好作下一步的安排。”

    燕祁冷笑一声,问身侧的逐日:“此处属于哪个州县。”

    看来此处州县的人和宋家已经勾结上了,才会容许这么多人埋伏在雁荡河上,要知道这么多的小船埋伏在雁荡河上,很容易露出蛛丝马迹,所以只能说明,此州县的知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逐日抬头看了一下,最后禀道:“皇上,不出意外,此处应该是上党。”

    “上党?”燕祁挑眉想了一下,上党县的知府,正是他先前降了职位的宣平候江铮,江铮现在是上党知府,看来这个江铮也和逍遥王联手了,看来这一次他们不但可以借力抓住逍遥王和宋家,还可以乘机肃整朝廷上的一批朝官,这可谓一举多得的事情,只一件,他们一定要小心谨慎。

    夜幕之下,先前奔上大船的黑衣人一个个的被船上的兵将给打下了雁荡河,有人企图放火烧大船,也被发现了给杀掉了,最后那些冒出来的黑衣人全都被杀掉了。

    空荡荡的雁荡河上,只剩下数只摇曳生姿的小船在河面上飘荡。

    大船上的人杀掉这些人,一路继续前行,一步也没有留下。

    “爷,所有人都被杀了。”

    燕祁点了点头:“走吧。”

    这宋家的人不会在雁荡河这边痛下杀手的,这里乃至大宣的地界,若是出了事,被人发现,宋家和逍遥王的阴谋就不会成功了,所以他们要杀他们,真正的地点应该设在南璃国,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谁知道内里的真实情况啊。

    大船一路前往揽医谷,接下来再没有出一丁点的事情。

    燕祁和云染二人用了五天的时间,把两个小家伙送进了揽医谷,并叮咛谷中的沈离照顾好自己的一双儿女,燕祁和云染才离开了揽医谷,弃水路改从官道骑马而行。

    夫妻二人合剩一骑,这马是燕祁的流风驹,脚程极快,就是那些手下,也个个都换上了好马,一众人直奔南璃国而去。

    南璃国,相较于东炎和西雪以及大宣来说,相应的要难对付一些,因其地势险要,山林遍多,南璃国的人口面积以及土地面积没有东炎西雪的多,但是靠山傍水的,资源倒是不缺,专出宝石和皮毛。

    别的国家难得一见的白狐和紫貂等物在南璃国却是极寻常的东西,所以南璃国的人素喜用皮毛之类的东西做衣物,头上的饰物也喜欢用各式的毛来装点,充满了异域的风味。

    南璃的京都玉城,人流如潮,显得十分的热闹,街头上人头攒动,为了不引人注目,燕祁和云染等一行人已经换上了南璃国的衣饰,脸上也稍微的改装了一下,显得很平常,不太引人注目。

    一行人随着人潮一路往前面走,云染问燕祁。

    “现在先找个客栈住下来,稍后派人出去打探,我师兄乃是南璃皇室中的人,想必不会籍籍无名,定然很容易查到他的下落。”

    燕祁点了点头,眼看着身边人越来越多,赶紧的伸手拉着云染的手,以免两个人走散了。

    看着身边的人潮,个个激动的说着话,燕祁和云染虽然没注意,但也听到这些人说得最多的就是南璃圣女。

    南璃国设有圣女一职,这圣女等同于国师,是庇佑南璃国的,终身不嫁,在城外建有圣女宫,圣女宫乃是南璃的禁地,平常人不准随便进去,以免破坏了圣女宫的风水,圣女宫除了是圣女居住的地方,还是圣女用来祈雨祈福的地方。

    燕祁对于南璃的风俗自然是了解的,不过看这些百姓如此热闹的议论着圣女的事情,倒有些意外,悄然的向身边的人打探。

    “今儿个人这么多,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燕祁身侧的人错愕的看他一眼,然后笑道:“你们不是我们南璃国的人吧。”

    燕祁点头,那人笑着介绍道:“圣女回京替皇上祈福,我们都想一赌圣女风姿,所以才会聚集在街道上。”

    这人话一落,人群骚动了起来,个个往前面挤,有人在前面喊了起来:“快看,圣女的步辇来了。”

    燕祁和云染夹杂在人群之中,望着街道前方,两边有兵将拦截,虽然人多,但中间还是空出一条道来,正好够圣女的步辇走过,只见一顶罩着金色轻纱的步辇被四名身着白衣的女子抬着,四个人抬着步辇,竟然脚不沾地的从半空飘忽而过,这一手可轻易显示出这四名女子武功十分的厉害,四个人都长得眉清目秀的,抬着一顶金色镶嵌流珠沙的步辇从街道上飘忽而过。

    轻风吹起长长的金色流苏,飘逸华美。

    四周围观的百姓,一声高过一声的大叫着:“圣女千岁,千岁千千岁。”

    南璃国的圣女身份高贵,她们把一身奉献给南璃国,终生不嫁,所以南璃的百姓对于圣女十分的敬重,圣女的身份不低于皇后的身份。

    圣女一般待在圣女宫里不出来,但最近一连发生了两件事,所以圣女才出宫的。

    先前南璃有几个月不下雨,这对于生活在山林地带的他们十分的不适应,后来圣女上祈天台求雨,没想到真的给他们祈来了一场大雨,还有一件事,皇上忽生怪病,周身无力,四肢颤抖,说不出话来,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来,后来也是圣女在圣女宫替皇上祈福,皇上竟然好了,这一次圣女之所以出宫,便是再给皇上祈福一次,让皇上完全的康复。

    因着这两件事,南璃国的民众对于这一次的圣女十分的信奉,这个国家不似东炎西雪的开放,因为久居在山林,不少人很迷信,尤其对于圣女的话,简直奉若神明,不比皇上的话差多少。

    金色的步辇一路行驶到燕祁和云染的身边,轻风吹拂起纱帘,露出里面一个身材纤细,曲线玲珑的女子,女子脸上同样的蒙着一张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来,虽然只露出一双眼睛来,但那眼睛却煞是迷人,看得四周的百姓一浪高过一浪的叫唤着。

    金色步辇行驶得很快,眨眼的功夫滑行了过去。

    四周的人群议论纷纷,激动的说着圣女最近所做的事情,为民众祈福降雨,以及救皇上的事情。

    燕祁拉着云染,正准备离开,忽地听到有人说道:“听圣女说,皇上之所以得怪病,乃是因为有煞灵降在我南璃国,这煞灵折损了皇上的寿元,所以皇上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真的假的啊?”

    “真的,听说此次圣女进宫,便是帮助皇上抓住这煞灵,若是抓住这煞灵,听说圣女会在天元街用圣火烧这煞灵,只要烧死了他,皇上的龙体便会康复了。”

    “圣女好厉害啊。”

    “是的,圣女确实厉害,以后我们南璃国再也不怕邪灵侵入了,有圣女可以挡灾,不怕邪灵煞灵等恶灵了。”

    云染听着这南璃国百姓的话,不由得无语,什么邪灵,煞灵的,一派胡言乱语,那个什么圣女的根本就是个神棍骗子罢了。

    说什么祈雨,只要懂点气向,就能测出什么时候下雨。

    至于给皇上祈福什么的,她不用想也知道那皇上根本是被人动了手脚,所以才会那样,至于圣女为皇上祈福什么的,也许这一切就是这圣女搞出来的,她之所以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无非就是让人家知道,圣女有多么的厉害。

    燕祁拉着云染,两个人一路顺着人流往前面走去,很快找了一家中等的客栈住下。

    云染对南璃国的这位圣女很感兴趣,吩咐了破月:“立刻去查这南璃圣女,看她究竟是什么来头,记着不要惊动别人。”

    “是,主子。”

    破月闪身便走,很快离开了客栈,去查关于南璃圣女的消息。

    客栈的房间里,云染有些累了,连日骑马,她周身都要散架了,歪到床上,本想放松放松,不想一会儿的功夫,竟然真的累得睡着了,燕祁走过去,心疼的抱起她放好,取了毯子给她盖上,他一抱云染便醒了,睁开眼睛瞄他一眼,又自睡了。

    燕祁待到云染睡了,立刻指派人通知他埋在南璃国的暗桩,人很快被带了过来,恭敬的向燕祁施礼。

    “属下见过爷。”

    燕祁点了一下头望向面前普通的男子,淡淡的挑了一下眉,沉声问道:“先前我让你查的事情查清楚了没有,南璃这一阵子以来有什么异动?”

    “南璃最近最大的异动是宣王,就是秦流风,他是南璃皇帝失落在外面的儿子,此番回京,被南璃的皇帝赐封为宣王,他是皇上曾经的宠妃华妃所生,因着皇帝太宠爱华妃,所以她遭到了南璃皇后以及宫中后妃的算计,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宣王流落到外面,此番他回京后,正是京城最敏感的时候,南璃的几大王派之争到了最激烈的时候,他忽然出现,使得所有的人把矛头对准了他。”

    “自从宣王回来,南璃有几个月没有降雨,这时候有好事之人拿着这事说事,说宣王乃是灾星降世,所以他一回来,南璃便降入了困境,开始皇上并不理会,谁知道后来皇上不知道怎么的生了怪病,又有人拿这件事出来做文章,连皇上都动摇了,这时候南璃圣女站了出来,先是在圣女宫的祈天台为南璃百姓求得了一场雨,后又为皇上祈了福,使得皇上的怪病慢慢的好了。”

    燕祁挑眉问:“那宣王呢?”

    “听说圣女请了皇上的旨意,让宣王进圣女宫,她替宣王做一场法事,把宣王身上的灾星除掉,让宣王成为福禄庇佑之人。”

    燕祁的长眉陡的蹙了起来,忽地身后床上响起一道声音:“难道这南璃圣女就是楚韵宁。”

    她之所以请了宣王进圣女宫,根本不是为了所谓的做法事,而是软禁了宣王,她这么做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把她们引出来罢了。

    燕祁掉首望向身后,没想到染儿竟然醒了,柔声开口:“你怎么不多睡会儿。”

    云染本来睡得挺熟的,可是听到燕祁的手下禀报秦流风的事情,她便醒了过来,正好听了个大概。

    “不睡了。”

    听到师兄的消息,她哪里还睡得着,翻身坐起来,燕祁挥了挥手示意这人退下去。

    那人恭敬而退,等到房间里没人了,燕祁望向云染,缓缓开口:“染儿,你的意思是那南璃圣女就是荣德公主楚韵宁。”

    云染点头:“不出意外应该是的,不过不是绝对的,也有可能这南璃圣女是哪个皇子派系的,她这样做是受了哪个皇子派系的人指使的,为了除掉我师兄,不过我还是倾向于这南璃圣女乃至荣德公主楚韵宁。”

    云染话落,门外有人敲门,燕祁示意进来,竟是逐日,逐日的脸色不太好看,一进来急急的开口。

    “爷,娘娘,不好了,我去打探消息的时候,知道一则消息,那南璃圣女在南璃皇帝的宫中找到一个煞灵,她竟然下令要把此人活活的烧死。”

    云染没说什么,她知道逐日肯定还有话要说,要不然南璃圣女烧死一个人关她什么事啊。

    “娘娘,先前属下远远的看了囚车一眼,竟然看到那囚车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娘娘的一个师姐。”

    逐日有一次曾经看到过那个人,所以一眼便认出那人乃是皇后娘娘的师姐。

    云染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手指握了起来:“你说南璃圣女要烧死的人是我的师姐。”

    逐日点头,云染掉首望向燕祁,沉沉开口:“看来我猜测得没错,这南璃圣女真的是荣德公主楚韵宁,若不是她,没人会针对我师姐的,她之所以这么做,乃是想查清我们现在有没有到达南璃,若是我们到达南璃,肯定不可能看我师姐被活活的烧死。”

    燕祁望向逐日:“她们打算在什么地方纵火烧人。”

    “天元街,现在不少人都赶往天元街看热闹了,那些百姓真野蛮,竟然真的相信娘娘的师姐是什么煞灵,说烧死她,南璃便好了,以后就不会有什么灾难了。”

    逐日是真没想到世上竟然这么迂腐的人,竟然相信这样的事情。

    那明明是人好不好,什么煞灵啊,一派胡言乱语。

    “今晚我们准备救人。”

    燕祁开口,既然是染儿的师姐,他们就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逐日一听燕祁的话,脸色暗了,飞快的说道:“爷,只怕他们在天元街布下了天罗地网,就为了抓住我们。”

    “朕知道他们的意思,他们是想查探朕的下落,看朕和染儿有没有到达南璃,既然他们想知道,朕就高调的出现救人,让他们知道知道朕来了。”

    逐日还想说什么,燕祁已挥手命令下去:“立刻去准备吧,今晚务必要救到人。”

    “是,爷,”逐日走出去。

    燕祁掉首望向床上的云染,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握着云染:“染儿,看来今晚会有一场恶战。”

    云染轻笑:“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今晚我好好的活动活动。”

    她一动欲起身,燕祁上前扶她坐到床边,亲自弯腰替她穿好地上的鞋子,又替她整理了衣服,然后拉她到镜前,长指俐落的替她挽了发,虽然及不上柚子的手艺,不过也不差,两个人收拾妥当,便出去了。

    天元街有一个宽大的广场。

    广场中间有一个大圆台,圆台四周灯火通明,台下人影骚动,个个激动的望着台上的那个金黄步辇之上的身影,锦纱垂挂,隐约可见内里的的人影绰约多姿,脸上罩着一块白色的细纱,只露出一双眼睛出来。

    这是一双冷漠冰寒的眼睛,任谁看了都能感受到一股彻骨的寒意,令人不寒而粟。

    她唇角微弯,是讥讽的笑意,眼睛穿透暗夜,直望向那被人绑在高台上的女子,女子满脸的惊恐之色,嘴里被塞了一块布,女子的下面堆满了柴禾,一个手执火把的女子站在这女子身边,只等她一声令下便点火烧人。

    看着那女子害怕不安的挣扎,好像待斩的羔羊似的,南璃国的圣女心头升起一股快意。

    看着这扭动着的蝼蚁,她就觉得心头大快,哈哈哈,燕祁,云染,这是我送给你们的大礼,不知道你们接不接?燕祁上一次你让本宫生不如死,这一次就换本宫让你们生不如死了,圣女的瞳眸瞬间狰狞扭曲。

    ------题外话------

    继续求票…。再求也就几天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