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 > 第244章:心情不爽(一更)

第244章:心情不爽(一更)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最新章节!

    魏华音彻底卧床了。

    白玉染也基本不出门,就在家里照顾她。

    卫氏和顾大夫每天过来把脉。

    老院的人知道后,纷纷赶过来探望。

    白玉染只说,有些坐胎不稳,见红了,让卧床保胎头三月。

    白方氏听的皱眉,“看音姑平常,身子骨不是也挺好的?”

    李氏也担心,“是不是之前中毒的事,对身子有损伤?”

    “之前就还在调养,也已经调养的差不多了,说是等一两年再要孩子的,谁知道意外怀上了,我没有多注意,行为孟浪......”白玉染解释,是他的问题。如果不是他折腾音宝儿那一回,情况也不会这么严重。

    白方氏一听,怒瞪他一眼,“有了身孕,音姑也能不知道?”

    “快来小日子了,还没有来,就......”白玉染回她。

    白方氏嘴上说着,心里却有些怀疑他是替魏华音遮掩,她身子骨不算柔弱,却需要到吃保胎药还得卧床保胎,顾大夫和卫氏还天天过来,情况肯定很不好。

    李氏这边担忧的不行,问了一堆,听是吃着保胎药,不会有事,还是不放心。

    白方氏从大院出来,就去了顾大夫家,找他和卫氏打听魏华音的情况。

    卫氏直接应了,“是不太好,身子还没调养完全,这个时候怀上了,坐胎不稳。俩人都年轻,也都不懂这些,玉染也是年轻血气,有些碰着了,见红了,不过也不碍事,吃上一个月的保胎药,能卧床保养就尽量别再劳累!”

    连她也这么说,仿佛都怨二郎了一样,白方氏心里有那么点不舒服,“那这个时候都没有调养好身子怀上了,这一胎孩子不会有啥吧?”

    李氏也是担心这个,二郎生下来先天羸弱,吃了多少药,遭了多少罪的。

    “这个现在也看不出来,孩子刚上身。不过音姑她们也不差钱,多补养着,应该没啥问题的!”卫氏笑着道。

    白方氏心情有些不太好,怀个孩子这么费劲,保胎跟干啥一样,以后要是再生下来个病弱弱的,不好养活,净是堆钱了!

    魏华玉也小心翼翼的,还去烧了香。不让她来,就隔天或者隔两三天过来,一家三口来坐会,陪着说笑半天,有时一块吃晚饭。

    柳王氏知道后,拿了一堆吃的,和柳满仓过来看望,宽慰魏华音,“我怀你娘的时候,还下地干活儿,两个多月的时候,也见了红。这个没啥的!不用担心!听大夫的,好好养着!该吃吃!那些补品不喜欢的也要吃一点!不然以后孩子挑食呢!”

    “嗯!”魏华音应着。

    宽慰了她,柳王氏又叫了祝妈妈和钟婶过来叮嘱她们一堆照顾孕妇的事儿。

    两人笑着应着,“老太太安排的这些,公子都已经吩咐过了!公子还特意跟顾大夫卫大夫学的!可详细了!”

    柳王氏满意的点点头。

    等回去后,也去庙里烧香,求佛祖和菩萨保佑魏华音身子康健,和孩子平安顺利。

    樊氏知道后,也拿了大包小包和翠姑回来看望魏华音。

    张氏看着那一堆东西,还都挑好的买,“我都去看过了,还送了一只老母鸡呢!你们买这些东西,有些还是孕妇不能吃的!她这怀个孕,一说坐胎不稳,两个村子的人跑过去送礼,她家里现在都堆成山了!玉姑都拉走不少了!”

    听着她话里的埋怨,樊氏没理她,“别人送啥,那是她和别人的关系!她维持来的!我当奶奶,这是我的心意!”

    翠姑也说,“我送的是我的心意!娘你就别说了,音姑好不容易解了毒,她都还吃着调养身子的药丸子,这怀了孩子坐胎不稳,很伤根本的!这些东西都是吃了对她好的!我跟大夫特意打听的!”

    说着两人拎着大包小包就过去顾家村。

    张氏也跟着。

    魏华音正睡着了。

    白玉染守着她,在一旁看书,听樊氏和翠姑来了,出来陪着说了半天话,留她们一块吃饭。

    魏华音醒来,又听了一堆的叮嘱。

    白玉染在一旁记着,有啥和之前不一样的,都加上。

    看他那么认真,边听着边点头,魏华音微微鼻子出了口气。

    白玉染揉揉她的头,“还有没有其他想吃的?”

    魏华音想了想,她想吃剁椒鱼头,可她现在不被允许吃辣。

    看她那神情,白玉染就知道,“辣的不行,你在吃药呢!”

    “那就红烧鱼头!加胡椒!”魏华音气鼓着小脸。

    白玉染笑着应声,“好!做红烧鱼头!”

    家里还养着两条胖头鱼,正好杀一条来红烧。

    张氏本想酸几句,想到了柳婉姑也怀孕了,陈氏那个闺女珍贵的态度,也说了几句好话,“我看你可比你那个怀孕的表姐好多了,怀个身孕,又不像你坐胎不稳,你那个妗子珍贵的不得了!要我说,嫁的相公对你体贴才是真幸福呢!”

    魏华音浅笑着。

    樊氏提醒她,别老说那些,像是挑拨一样,“人家咋样咱们不管!音姑好好听大夫的话,该咋保养咋保养!”

    “对!”翠姑也应声。

    魏华音含笑应声。

    说了会话,饭菜已经做好了。

    米饭一端上来,张氏就忍不住吸了两口气,“你们这是顿顿都吃香米蒸饭啊?”

    “音宝儿吃不多!蒸也就两碗!”白玉染看了她一眼,不是说过她,为啥眼皮子还是那么浅?

    菜都摆上来,张氏啧了声,“这一下七八菜,还有两个汤!这日子过的真是太滋润了!要是翠姑嫁过去,也能过的像你们......像你们是像不了,有你们一半我就知足了!”

    “奶奶和翠姑大老远赶回来,总要多加几个菜!”魏华音看看她,端起汤碗。

    白玉染把汤夺过来,饭碗塞她手里,给她夹菜,“先吃饭,汤等会再喝!”饭前一碗汤,她都吃不下多少东西了。

    樊氏也知道吃饭前喝一碗汤撑事儿,能少吃点饭。但现在不是当年吃不饱饭的时候,“先放开了吃!吃完再喝汤!”

    翠姑趁着筷子干净,也给她夹菜,“把鱼头放你这边!”

    鱼头和鱼身子是分开做的,鱼身子放了剁椒,鱼头是红烧的,只放了点胡椒。

    白玉染没放她跟前,就是怕她半个鱼头吃完就吃饱了,给她夹着别的菜。

    “你们家这厨子,做饭真是好吃!”张氏说着,心里羡慕着。他们家啥时候也能用上下人,不说专门的厨子了,就是粗使婆子来两个,她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好吃大伯娘就多吃点!”魏华音说她。

    张氏嘴上说笑着,筷子也没客气,米饭不见下去,肉扫的很快。

    送走了她们,李氏娘家的亲戚得到了信儿,又借着机会来探望。

    本就不熟,不逢年过节也不来往。

    白玉染让她只管卧床保养,直接让白方氏和李氏招待,他安排好饭菜。

    白玉莹也听说了,和方超两口子也赶过来探望,又招待一波。

    看她明明需要卧床静养保胎,却净是招待一波又一波的客人,要么借机拉关系,要么想要差事的,都不够听她们那些闲话的。白玉染直接闭门谢客,让魏华玉也不用隔天跑过来。

    沈风息回了信,说他过几天就到。

    白玉染又开始不舒服,一点不嫌热,把魏华音往怀里搂着,粘着她,一刻也不想分开。

    魏华音无可奈何,只能喊不舒服,他才会收敛点。

    很快沈风息赶到杨柳镇。

    “主子这个时候过来,等到入冬还要再过来。”闾洗看着田里劳作的人,忍不住说。

    “魏华音她们救过我,她现在又不能长途跋涉。而且,月华草的种植重要!”沈风息道。

    闾洗想着他耽误那么多重要的事,千里迢迢跑过来给魏华音看诊。明明其他人来也可以,他却非要自己过来。别真让绿雅小姐说对了,主子是看上那魏华音了!?

    沈风息心里莫名有些迫切,他这次选了做马车,带了不少药材,希望能用得上,帮她们保下孩子!

    白玉染看他来的这么快,脸色黑了一瞬,连忙迎了他进去,“祝妈妈!上茶!钟婶!把客房再打扫一遍!”

    “是!公子!”两人应声,分别去忙。

    “喝茶不必,我先看看你娘子病情如何?”沈风息道。

    白玉染幽幽的看着他,“你确定不渴?而且风尘仆仆,不洗漱一下?”

    “不必了!”沈风息微微一笑。

    白玉染只得进去把魏华音抱出来,轻轻放在软榻上。

    “沈大夫!麻烦你了!”魏华音客气道,没有叫名字,只叫了大夫。

    白玉染眼中闪过满意之色。

    沈风息点点头,坐下给她把脉,对她的身子情况,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的,去年来给她治过几天,只是他待的时间太短,没能彻底给她根治。配药的丸子虽然让谷中做了,后来却没有再做做,只怕她也没有遵医嘱好好吃。否则不会是现在的情况。

    “我会待几天,这几天再给你诊治一下。用的药,顾大夫开的方子也都对症,我再调几味药。药材我带的有,直接给你配好,先用一个月!”

    “多谢沈大夫!”魏华音应声。

    白玉染克制着把他隔开的冲动,等他把药配好,给魏华音换了药,“这是公平交易!我们会把月华草教给你!”

    “我试过,今年依旧失败!”沈风息想知道,这里面有什么诀窍,明明模拟了同样的环境,而且土也是从清源山上带回的土,却还是种不成。可她们家那花圃里却种着好几棵,棵棵旺盛。

    白玉染是跟魏华音一块移栽,一块种的,所以她那点诀窍也自是学到了,全部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他。

    沈风息听着实在有些麻烦,而且竟然是用毒蛇毒液种成。他看她们种的月华草又多了几棵,挤凑在一起,被当成盆栽,嘴角抽了又抽。不仅月华草,那人参也在盆里种着......

    白玉染今年捣鼓的花草,除了寻常那些,一直都在捣鼓盆栽盆景,如今的花圃不仅郁郁葱葱,各种盆栽盆景也琳琅满目,完全可以出去开铺子了。

    沈风息直接跟他谈,“如果还种不成,那你们可以种月华草,药王谷收!价钱好商量!”

    白玉染现在还有求于他,指望他今后也能保下魏华音和他们的孩子,颇有些愤愤的答应下来。

    看他答应的那么不甘愿,沈风息想到他查两人的结果,过阴间的事,只在那些鬼怪话本子里出现,而且他还看到一个更让人匪夷所思,惊骇世俗的记录,借尸还魂!说是不可能,可魏华音不就是过阴间了吗?

    “干吗?”白玉染没好气道。

    沈风息微微一笑,“觉得你越来越熟悉,仿佛很早之前就认识!”还有魏华音,总能让他软下心来。

    白玉染心里警惕,面上却切他一声,“我们本来就认识两三年了呀!我还是你的救命恩人!”

    看他刻意又把救命恩人拿出来说,沈风息只抿嘴浅笑,没有多说。

    白玉染决定少跟他玩,更不准他多接近音宝儿!借口去照顾娘子,赶紧溜走。

    不过沈风息来了顾家村的消息也很快传了出去。

    陈老爷带着厚礼上门,求见沈风息,请他过府诊脉。

    沈风息一般不与人看诊,他虽研习医术,却更醉心武学。直接闾洗出面,把他拒了。

    陈老爷以为请不动,这毕竟是药王谷的少谷主,能来给魏华音看病保胎,却是因为他们之间有救命之情相系。带着陈维仁和郑丽珠过来求医。

    药王谷从不怕得罪人!可以说,皇帝也能不给面子!

    不过沈风息想了下魏华音的情况,本就跟陈家有仇怨,这个时候,她躺下了,白玉染也一心只陪着。只怕经营的生意要被趁机打压,排挤。

    “叫他们进来!”

    白玉染脸色不好。

    闾洗神色也有些不好,还是把三人领进门。

    “少谷主!”陈老爷上前见礼。

    陈维仁和郑丽珠知道是来求医求子,也拱手屈膝行礼。

    “叫我沈大夫即可!”沈风息淡声说。

    “沈大夫!”陈老爷知道他这是不想泄露身份,虽然不少人知道,还是忙改了口,“沈大夫!帮犬子看看诊,两人成亲已有时日,却一直没有喜讯!”

    沈风息点头,却是看出陈维仁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