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残王的鬼妃 > 包子团之遇到恶女

包子团之遇到恶女

作者:捏花一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残王的鬼妃最新章节!

    那胖乎乎的小喽啰叫阿胖,瘦一点的叫阿呆。

    阿胖抬头挺胸,做出一副很男人的模样,“怎么?我们就不能是山贼吗?赶紧去找少主,免得跟丢了你我有好果子吃的!”

    南宫忆一个冷眼看过来,阿胖的脑袋又忍不住立马缩下去,赔笑道:“我们不是山贼,我们顶多就是半路出家的。这钱没有抢到,反而还将最后的盘缠给送人了。”

    阿呆跑回来,“是啊是啊,我们少主天生就不是做山贼的料,前两路过这里老大爷,那老大爷穷得只有几文钱,还有病在身,少主还不听劝,给了那老大爷一两银子,那是我们最后的家当了!之后只能喝着西北风,继续等!

    可是昨天又来了一个富商,这下,我们的好日子到头是不是?可是那个富商穿得一身得体,却说自己生意赔了,只剩下那一包袱金银珠宝,是用来还债的,要不然他的妻儿都会被人卖掉!”

    怜儿俯下身,好奇地问:“他信了?”

    阿呆和阿胖挠了挠头,“那个人的确可怜,哭得那么凄惨,应该不会骗我们吧?”

    阿胖也一脸茫然地看了一眼阿呆,“我也觉得不会是骗我们的。”

    怜儿一脸汗颜,继续问道,“之后呢?你们打劫了他的钱了吗?”

    阿胖憨憨地摇了摇头,“少主说那个人亏了生意还记得回去救自己的妻儿,不是什么恶人,而且见他哭的凄惨,就放了他。没想到那个富商看出少主身上的披风是兽皮,很值钱,就说要花钱买下那件披风,可是少主却直接扯下披风丢给了他,那人走的时候还一只感谢地说谢谢井大爷!”

    “嘿嘿……就是啊,可是我们不知道什么是井大爷?是不是对恩人的尊称啊?”阿呆有些得意地笑看着怜儿,这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似乎也是处世未深的主。

    怜儿忍不住笑了,她见过傻的,还没有见过这么傻的山贼!

    “井就是二,横竖都是二,那个人嘲笑你们傻呢!”

    这一句话气的阿胖和阿呆跳了起来,“他奶奶的,竟然敢骗我们少主?亏我们少主还得意洋洋地冲他挥手!骗子!弄死他!”

    怜儿没想到欧阳傲居然这么好骗?“你们这样还闯荡江湖?”

    “嘘……偷偷告诉你,我们是跑出来的!”阿胖警惕地环顾四周。

    怜儿见这个两个人十分有趣,边策马走在他们身边边问:“为什么要跑出来?难道王爷不让世子出来吗?”

    阿胖和女孩子说话还是忍不住有些脸红,特别是像怜儿这么漂亮的女子,他突然意识到这一点时,他羞涩地躲开了,拉扯着阿呆去回答。

    阿呆和他两人撕扯了几下,阿呆想着自己都尿裤子了,全是一身尿骚味,哪好意思上前去搭话啊,只能远远地反问道:“我们主子是王爷?你知道吗?”

    阿胖狠狠摇头,似乎没有人知道欧阳仇是安王。

    南宫忆对怜儿解释道:“皇伯伯对安王这个封号本就不喜,他离开京城,隐姓埋名,知道他是安王的人应该不会太多!”

    阿呆和阿胖听得一头雾水,怜儿想了想,也点了点头,继续问阿胖,阿胖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还是不是地抬头偷偷瞄一眼怜儿。

    “你们叫什么名字?”

    阿胖彻底羞红的脸,将阿呆拉到身边,想挡住自己肥胖的身子,阿呆却因为自己尿了裤子,更不好意思靠近怜儿,两个人你推我让,好一会,阿胖拗不过阿呆,只好红着脸低头回答,“我……我……我叫阿胖。”

    他说着,不好意思地收了一下肚子,可是却还是那么圆,他只好放弃。

    这个细微的动作落入怜儿眼中,怜儿顿时笑了,却毫无嘲讽之意,那一阵银铃般悦耳的笑声令人几乎沉醉。

    阿胖和阿呆听得几乎有些醉了,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一抹粉色的身影和几十个江湖好汉疾驰而来。

    阿胖和阿呆像见了鬼一样,暗叫不好,“姑娘,你赶紧带上面上!”

    怜儿又没有面纱,满脸疑惑看着阿胖和阿呆,“为什么?我又没有面纱。”

    阿胖急得一把撕开胸前的衣块,抛向怜儿,“赶紧蒙上!”

    怜儿闻了闻那臭烘烘的布,满是汗臭味,令人窒息,“咳咳……”

    阿胖有些不好意思却很急,“她是红娘,江湖中最嫉妒美女的人,若她见到你,一定会让你毁了你的脸或者将你大卸八块。”

    “哟……没有找到我的傲美人反而在这里遇到了这么一个美人。”那粉红色的女子翻身下马,她穿着十分暴露,胸前隐隐可见两个浑圆的肉球似乎随时都要跳出来,娇媚的小脸那是风骚的笑意,媚眼暗藏着万种风情,带着种种暗示,色眯眯盯着南宫忆。

    南宫忆眸光如寒剑般冰冷而尖锐,那女子吓了一跳,却又燃起她更高的占有欲,她媚眸满是淫光,更是暗示,“呵呵……越是凶狠我越喜欢!公子……”

    那女子扭动着纤细的腰肢,故作骚姿,伸手要去摸南宫忆的马,却被南宫忆一挥手,将她击出十步之遥。

    “真疼,公子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不过,我喜欢,希望今夜在床上,你也这般霸道才行,呵呵……”那女子笑得令人想入非非,她身后那十几个大汉都一脸坏笑看着南宫忆。

    南宫忆身上的寒气渐渐凝集,阿胖却急着说道:“她是武林帮帮主,你想要在这片土地上安宁行走,就要对这些土霸王进而远之,能不惹就别惹。”

    那女子笑得更加得意,“呵呵……还是阿胖和阿呆识趣,说说看,傲美人跑哪儿了?我追得很辛苦,叫他别躲了!”

    阿胖一脸汗颜,“红娘,我们少主好男不和女斗,并不是他怕了你!”

    阿呆也是不服气地起哄道:“就是!”

    “呵呵……是吗?在城中发现了他的披风,一问才知道他的钱财被我劫了,就来做土匪?真是有趣!不过,只要被我红娘看中的男人,都别想逃,我会好好调教,让他乖乖的。”红娘的手慢慢伸向阿呆,阿呆还没来得及多开,整个身子就慢慢瘫软,口吐白沫,两眼翻白!

    “邪巫!”怜儿立即阻止红娘,彩光如利剑般砍断红娘的巫术。

    红娘眼中满是妒火和杀气,却笑得更娇柔而妩媚,“公子,你身边这个美人还真是厉害,要不,我杀了她,你就跟着我,如何?”

    红娘每次看南宫忆时,那眼睛满是暗示和饥渴,令人不适!

    南宫忆不喜欢打女人,可是这一刻他真想破例!这个女人不断亵渎他,令他引以为傲的耐性都渐渐崩溃!

    “再出口狂言,本太子活刮了你!”

    红娘故作害怕,却故意露出大腿身子一软,靠在他的马上,娇媚一笑,“哎哟……奴家好害怕,太子殿下……”

    身后那一群男人哈哈大笑,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而红娘也娇媚一笑,“呵呵……太子殿下是要刮哪儿?这里?还是……这里?”

    她说着,故意露出洁白的香肩,扭动着身子想攀上南宫忆!

    南宫忆一掌击出,她却一个闪身,身手十分敏捷!躲过了那一掌,可是黑色的巫术薄雾却吸纳了刚才南宫忆的那一掌,反弹回南宫忆!

    南宫忆身子腾空而起,手中的剑挥出,那开山劈石的威力却被红娘反弹了回来!

    他就像自己在和自己对打,怜儿看出不对劲,立马出手拦截,蔓藤破土而出,将南宫忆缠住,“忆哥哥,这个人很邪恶,你越是厉害,她就吸纳你更多的招式,反击你,你若重伤,岂不是便宜了她!不能硬来,交给我!”

    南宫忆终于收回利刃,“自己小心!”

    “呵呵……真是一个不知死活的臭丫头!”红娘笑得更加猖狂,她不喜欢看到美人,一看到美人她就嫉妒,看到怜儿这个超凡脱俗的美人,更是令她恨得牙疼,这个人还坏了她的好事!

    怜儿上次为石澜疗伤,灵气几乎耗尽,如今只有一两层的灵气,她手中的幻术如闪电般直击红娘的左侧,红娘嘴角一勾,满是轻蔑之意,向右一闪,却正好中了怜儿的声东击西之计,一团薄云直击红娘的面门,那张妩媚的脸蛋瞬间变成了一个老太婆。

    “你对我做了什么?”红娘感觉不太对劲,不痛不痒,却总感觉不对劲。

    怜儿悠悠拿起一面小镜子,“哝,自己看看吧!半个时辰之内不用童子尿和绿茶清洗,就永远这样了!”

    红娘一看镜子中自己那张花容月貌的脸蛋变成了一个丑陋不堪的老太婆,她想杀了怜儿,可是一想到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你!你们给我等着!”

    那群恶人立即绝尘而去,怜儿拍了拍手,笑道:“是不是江湖的人都这么好骗?”

    南宫忆只笑不语,似乎看穿怜儿那点骗人的小计谋。

    阿胖伸手捂着自己的圆嘟嘟的脸,警惕地看着怜儿,“你别那样对我,我虽然不好看,却也不要一下子变丑!我找不到绿茶!童子尿我们都有。”

    “不需要那些东西,那个幻术只能支撑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就会消失!”怜儿笑着说。

    阿胖这次松了一口气,立马去看昏迷在地上的阿呆,“他怎么样了?”

    ------题外话------

    求收藏我的新文《重生之盲王的亡妃》群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