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妖夏 > 第一二零章 一圈儿傻

第一二零章 一圈儿傻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节!

    卫桓坐在黑暗中的酒吧里,冷冷看着老曹和邓风来抖着腿出去一个,再爬出来一个。

    这是出去传信了,很好,这样的小蚂蚁妖,犯不着一个一个去找,用恐惧驱使他们聚起来,一网打尽最省事。

    看着邓风来连走带爬出酒吧,卫桓站起来,悠悠闲闲跟在了老曹后面。

    看来这个老妙,是这滨海小妖们的主心骨,他要看看这个老妙。

    老妙这些年也是一只妖,不过这会儿,她那间前店后家的烧烤铺子里,正热闹的沸反盈天。

    她的烧烤铺子用了不少人,基本上都是没家没院有故事的,把老妙这间烧烤铺子当家一样。

    老曹从后面小巷子摸到老妙家后门,后背紧贴在门框上,圆滚滚的肚子还是把门堵了一半。

    小院里摆着长桌,正吃的热闹,老曹压着声音,一下接一下招着手,叫着老妙。

    老妙没看见,靠近后门的几个人看到了,赶紧扯着嗓子喊:老板,有人找你!

    老妙见老曹,十分意外,忙放下杯子走过去,仔细打量着老曹,“你这样子,怎么了?出事了?”

    “出大事了!”老曹一想起刚才的事,腿又想抖。“得找个背人的地方……”

    “进来吧。”一听老曹说出大事了,老妙伸手揪进老曹,关上了院门,带着老曹进了屋。

    “出什么大事了?放心,这里能说话。”老妙看着脸色青灰的老曹,象是真出什么事儿了。

    “环贸集团,那个卫老板,就是马国伟和黄云生跟的那个卫老板……”

    “我知道,说正事。”老妙打断了老曹的一连串儿介绍。

    “就刚刚,我和小邓正喝酒,他突然就出现了,就这么一伸手,就把我俩的内丹抓出去了,妙姐,他能用神通,他……”老曹一脸惊惧。

    “他找你还是找小邓,找你们干嘛?说有用的。”老妙脸色凝重了,能在人间界随意地动用神通的,十有八九,都是她对付不了的。

    “就说了两句话,头一句让我和小邓说说老米,还有老常,第二句,就说从那会儿起,他就是我和小邓的主人了,就这两句。”

    “你说了?”老妙眉毛竖起来了。

    “不说不行啊,内丹在人家手里,妙姐你也知道,老米跟老常的事,我哪知道?小邓也不知道,没啥说的,他就问了一句,我就说我三百来年前才认识的老米跟老常,俩人带着个小姑娘,后来走了,后来又回来了,就这些,他倒……”

    “他问老米跟老常,你提小姑娘干什么?”老妙一巴掌打在老曹头上。

    “我……”老曹脖子一缩,“吓狠了。”

    “你这头猪!”老妙又是一巴掌,“小邓呢?”

    “我让他去跟老米说一声,特意嘱咐他多绕几个圈子。”老曹加重语气咬着后一句,以表达自己是谨慎仔细的,顺便挽回一下提了小姑娘这件蠢事。

    “猪头!”老妙又是一巴掌,“人家能用神通!绕八百个圈子也没用,打个电话不能说啊?”

    “打电话,他就不知道了?”老曹眼里有光,要是打电话什么的,能瞒得过那个恶霸,那简直美好。

    “瞒不过。”老妙眉头紧拧,“行了,你先回去,哪儿也别去了,打个电话给小邓,让他也回家,老老实实在家呆着。”

    老曹连连点头,沿墙根溜出去,连走带跑回去了。

    卫桓站在屋角,眯眼看着老妙。

    竟然是条巴蛇,不过年纪还小,这是近万年来,他见到的唯一一条巴蛇,他以为巴蛇这一族,早就灭绝了呢。

    看她这样子,修炼的路子很正,巴蛇一族的修炼法门极其特殊,是谁教授她巴蛇一族的修炼法门的?以巴蛇的愚蠢,是不可能自己领悟的,巴蛇一族的法门传承,只能传授,可没法胎带传承。

    李林?

    不可能,这条巴蛇要是他养的,那就是他早就找到阿叶了,要是他在自己之前找到阿叶,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再有和阿叶想遇的机会。

    羽?

    不可能,羽和自己一样,进入人间界前,都是认为巴蛇已经灭绝了,人间界是不可能留存着巴蛇,或是巴蛇蛋这类。

    那是谁?

    看这条小蛇的样子,对阿叶是善非恶,她背后的东西……是善是恶可说不准,以巴蛇的愚蠢,被人利用而不自知,太正常了。

    好在,知道巴蛇修炼法门的,可不多,他很快就能查出来。

    老妙在屋里团团转了不知道多少圈,一跺脚,决定还是去找一趟老米,这事太突然了,她一向缺乏急智。

    米丽刚送走邓风来,就迎来了老妙。

    盛夏手肘支在餐桌上,托腮看着急急慌慌的老妙,一脸无语。

    怪不得人间界的妖,就只能活在人间界,实在太没见识了。

    米丽听老妙噼里啪啦讲完,长长唉了一声,看向老常。

    “他说了他是主人。”盛夏想叹气,“你不是在妖界呆过好些年吗?难道这句主人就是一句话啊?不弄点什么跟什么?”

    米丽和老常就是身有禁制的,比如她要是活不成,她俩就一起活不成,有些事,她俩别说说,连暗示都不能。就是这几句话,都不知道米丽和老常能不能说。

    老妙半张着嘴,好一会儿才猛一拍大腿,“上当了!他这是故意的,唉哟我滴娘来。”

    “坐吧坐吧,”盛夏冲老妙招手,“老米给老妙搞杯奶茶。他到这儿来过了,说是来找我的。”

    “找你干嘛?他到这儿来找你?他知道你看上他了?”老妙觉得脑子不够用了。

    “不是到这里找我。”盛夏手指从餐桌点到半空,“是到这里,人界。”

    “嗯?啊?什么?”老妙脸都青了,“仇家?”

    “那你打得过他吗?”盛夏简直要无语了。

    “那得试试。”老妙答的十分谨慎。

    “不是仇家,”米丽将奶茶推给老妙,一脸八卦,“看那样子,他是瞧上小夏了。”

    “什么?”老妙一口口水呛进喉咙,拍着桌子咳起来。

    米丽急忙端起奶茶,免得她把奶茶连杯子拍飞起来。

    盛夏托着腮,看着举着奶茶,飞着眉毛斜着老妙的米丽,和一只脚蹬在椅子上,一脸愁容的老常。

    这上千年,让这仨货平平安安到现在,自己实在是太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