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妖夏 > 第一零五章 说说从前

第一零五章 说说从前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节!

    盛夏出来,漫无目的往前晃。

    她心绪烦乱,说心情不好算不上,就是突然间,有了一种极其孤独的感觉,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如同行在空旷的末世。

    从她醒过来,有记忆起,就陪在她身边,她全心全意的依赖信赖,无话不能说的米丽和老常,隔在了她的心事之外,她突然发现,她们无法理解她的心情和感受,她甚至没法跟她们说这件事,说她的心情。

    至于其它人,她那个秘密,是不能告诉任何人,她和卫桓如何,和这个世界如何,和别的世界如何,都会因为她的那个秘密,而截然不同。

    盛夏信步往前,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环贸大厦。

    盛夏站在环贸对面的街边,仰头看着阳光下闪着冷漠的金光的玻璃幕墙,从最高的那个尖尖的避雷针,慢慢落到对面环贸商厦喜庆的春节装饰。

    “小夏?”一声招呼里透着意外和丝丝的喜悦,盛夏转头,看到了李林。

    “我刚从六十四层下来,你今天没上班?不舒服?”李林仔细看着盛夏,神情关切。

    “没事,坐了一天飞机,累了,就请了一天假,人身肉体,比不得你们。”盛夏想问他见到卫桓没有,话在嘴里转了几圈,却没能问出来。

    他去六十四层,自然是去见卫桓的,她再问一句,话外之意太显眼了。

    “看你气色还好。要上去吗?”李林指了指对面的环贸大厦。

    “不,好不容易请了一天假,”盛夏不再看对面的环贸大厦,指了指旁边一间咖啡馆,“这家咖啡馆里好几样甜点都做的极好,想吃他家甜点了。”

    “他家咖啡也不错,一起喝一杯?”李林笑道。

    盛夏犹豫了下,点头,和李林一起进了咖啡馆,这会儿的咖啡馆十分清静,两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要了两杯黑咖啡,四五样甜点,盛夏先挑了块焦糖瑞士卷,垂着眼皮,吃一口,抿一口黑咖啡。

    “心情不大好?”李林看着盛夏吃完了整块瑞士卷,挑了份抹茶芝士蛋糕到她面前。

    “嗯,还好。”盛夏吃着抹茶芝士蛋糕,闷声道。

    李林看着她,笑起来,“明明心情不好,怎么啦?能跟我说说吗?”

    “不能。”盛夏停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答道。

    说不上来为什么,她觉得他是个能信得过的,她很想和他说说自己的烦恼,自己的过往,好好跟他诉一诉被最近的烦恼勾上来的这么多年的委屈和不易,可是米丽和老常都说不行,她自己也清清楚楚的知道,确实不行。

    “那咱们说说别的吧。我是从修真界来的。”李林一句话,就把盛夏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她对其它几界,特别是修真界,充满了好奇。

    “我记得和你说过。”李林看着盛夏,笑容温暖,“修真界一个叫无诺山的地方,无诺山很大,内门和外门弟子加一起,几十万人。”

    “是修真界最大的门派吗?”盛夏不吃蛋糕了。

    “算是吧,至少人足够多。”李林示意盛夏接着吃蛋糕,“我有个堂妹,和你很象。”

    “嗯,你说过。”

    “我堂妹也是无诺山弟子,她天赋不错,不过过于随性,也懒,有一回,她也象你这样,愁的连碧玉粽也不吃了,我去问了她半天,她才说,青玄师叔要回来了,可青玄师叔临走前让她练的剑招,她忘记练了。”

    盛夏笑起来,“那后来呢?现练赶得及吗?青玄师叔很凶吗?青玄,这名字真好听,好象在哪儿听到过。”

    李林被她最后一句话,和脸上丝丝隐隐的困惑和怀念刺的心里又是喜又是悲,用力维持住脸上的笑容,片刻,低头喝了几口咖啡,再抬起头,才神情自若的笑道:“哪里来得及?青玄师叔那趟出门,足足走了一年多,隔天青玄师叔就回来了,从掌门那里出来,就把她拎上了摩云顶。

    摩云顶是青玄师叔练功的地方,终年积雪,罡风凌利,小堂妹被青玄师叔关在摩云顶,足足关了小半年,那半年里,从掌门到丹阳,人人都收到了成堆的求救纸鹤。”

    “你这个小堂妹真是……碧玉粽是什么?好吃吗?”盛夏突然一个转弯。

    李林用力抿着笑,抽了张纸巾递给盛夏,示意她擦一擦嘴角沾着的蛋糕,“就是粽子,无诺山灵气充足,灵田很多,就种了些稻子,那米碧绿莹晶,粘糯可口,用来裹粽子,极其美味,小堂妹最爱吃碧玉粽。”

    “有灵气的粽子,我也爱吃粽子,也爱吃粘糕。老米说妖界有好多好吃的不得了的东西,修真界是不是也有很多好吃的?”盛夏嘴里的口水有点儿多了。

    “嗯,有一种鱼,非常肥嫩,烤着吃非常美味,是小堂妹最爱吃的鱼,这种鱼只能用钩钓,很难钓到,丹阳很擅长钓这种鱼……”

    “丹阳这名字也好听,很亲切的感觉,丹阳。”盛夏连念了两遍,象在品味什么美味儿。

    李林心里猛的一酸,忙眨了几下眼,低头喝咖啡。

    “真想到修真界,还有妖界看看。”盛夏托着腮,无限向往。

    “以后我机会,我带你去。”李林喝了几口咖啡,平复了心境,看着盛夏,温声笑道。

    “嗯。”停了好久,盛夏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

    她还是要尽快找回从前的自己,卫桓,碧玉粽,和修真界妖界,这一切她想要的东西,都要在她不是人之后,才能触及。

    李林仔细看着怔忡出神的盛夏,看着她脸上丝丝缕缕不易觉察的神情变化,看着她蹙上眉,舒开眉,再蹙上眉。

    跟从前相比,她成长了很多,至少不象从前那样,一打主意就转眼珠了。她现在这样的几乎不动声色,是经历过多少艰难才历练出来的?

    李林一阵扯痛,他想象过她这一两千年里经受的苦难,这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存状态?

    她忘了碧玉粽,却记得青玄师叔和丹阳的那份熟悉……

    他最疼爱的小妹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