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天才炼丹师 > 059嫡仙男子

059嫡仙男子

作者:神圣祭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天才炼丹师最新章节!

    “主人,主人,你不要把偶一个人关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嘛,人家好不容易从蛋壳里出来,也让人家出去见见外面的世面好不好?”

    小黑鸟飞回到林凤熙的身边,用一双滴溜溜转的小黑眼睛看着林凤熙,那一副想要接近她又不太敢的小模样活像是一个受气包小媳妇,两只三足金爪更是不自在的正在刨着脚下的黑土。

    “想要我带你出去啊?那也不是不可以。”林凤熙故意调戏起了小黑鸟。

    “真的吗?”小黑鸟一听林凤熙的话,小黑眼睛顿时瞪得贼亮了。

    “不过,要等你至少领会了一项技能再说吧。”林凤熙在小黑鸟高兴的表情上硬是泼了一盆冷水。

    “主人,你太坏了,调人家胃口。”小黑鸟听到林凤熙的话后,立马表情就蔫了。它要是能够立马领悟技能,早就撕开虚空飞出去了,哪还会等到现在啊。

    “明人面前不说虚话,我可不养废物,你跟我说说你都会些什么吧。”林凤熙看着小黑鸟倍受打击委屈的小模样,知道现在已经是探它底的好时机到了。

    对于三足金乌,她的认识只局限于在古书中记载的只字片语。知道它会一个逆天的诅咒技能,但具体的内容就不清楚了。

    “其实偶的主要技能就是诅咒,但凡是被偶诅咒过的人或兽,无一不倒霉的,不过成功率有点低。”

    金乌其实也是乌鸦的一种,只是它比乌鸦更进了一步,已经化为了神禽。

    “嗯。”林凤熙听了点了点头,她心中浮现出一个念头,若是有可能,她真想让眼前这只乌鸦去诅咒一下轩辕澈那个混蛋,最好让他倒霉一辈子。

    “除了这个主要技能之外,我还会另外一个辅助技能,就是可以短暂的扯裂虚空,进行短途穿梭。”

    小黑鸟生怕林凤熙认为它无用,所以把它的另外一个技能也报了出来。

    “哦,你个技能倒是不错。”

    林凤熙点了一下头,觉得小黑鸟的另一技能倒是个非常不错的技能,要是遇上危险倒是可以用来逃命。

    可是下一秒,小黑鸟所说的话,又让她生出了想要扁它的冲动。

    “不过,只限于偶自己用。”

    “那你说出来有毛线用啊?”

    小黑鸟看着变身为咆哮帝的林凤熙,立马脑袋一缩,吓得不敢在乱说话了。不过它在心里却是嘀咕开了,这技能虽说鸡肋,可是它可以帮主人通风报信啊。如果主人被人围困住了,却少它可以逃脱出去给她搬来救兵么。

    “现在你还是呆在这里想着怎么长大吧。”林凤熙看了一眼小黑鸟,忍下了想要掐死它的念头。这都是只什么鸟啊,怎么这么不靠谱的说。

    等林凤熙一出现在房间内的时候,从门外就传来了一张传音符。

    原来是吴长老禀明了炼丹宗的宗主,通知她不日内便会解开她身体内的封印,开启她的天灵体。

    自从知道了空间内黑土田的功用之后,林凤熙总算是摸清了空间的作用。她上坊市找来一些低价的灵草栽种在了空间里,这些药草因为是需要吸收灵气的灵草所以无一例外的全都栽种活了。

    不过让她感到惊奇的是,她的这个空间似乎对于这些灵植还有催熟的作用,因为凡是栽种在她空间中的灵植,在空间内栽种一日抵上在外面栽种一年。这下可是把林凤熙给乐坏了。她赶紧又种了许多炼丹初期时练手所要准备的低价药草。

    替林凤熙解开禁制的那个日子在她进入了青云书院三个月后终于来临了。

    林凤熙由着引路弟子带着她来到了炼丹宗的禁地。

    “师妹,前面就是禁地,宗主交待需你独自前往。”引路弟子向着林凤熙指名了方向。

    “多谢师兄。”林凤熙向着引路弟子行了一个礼,然后独自一个人走了进去。

    刚进入这里之时,林凤熙斜眼瞟了一眼入口处竖立着的写有禁地两个大字的碑石。一般来说,在这两字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些秘密。林凤熙心中对此虽然很好奇,可是她的面上还是没有显示出来,只是踏着平稳的步伐,在引路弟子羡慕的目光中走了进去。

    禁地之中是一片烟雾缭绕。

    待林凤熙穿过重重迷雾,进入禁地的核心区后,迎来的却是一个冒着热气的大温泉。

    擦,不是吧,这禁地中央居然是个大温泉?难不成这炼丹宗的宗主与长老们这是想要独自在这里享受温泉浴不让人踏足才搞个禁地这么个明堂出来?还是说这群大老爷么混浸在这么个大温泉里好方便他们搞点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出来。不得不说,咱林凤熙同学的脑子里又出现了腐女充满了想像力的面画。一群大叔光着腚在这个若大的温泉里有说有笑的。

    “你来了。”一个低沉清悦的嗓音把林凤熙从腐女的思想里拉了出来。

    林凤熙定睛一看。

    哦,天呐。美男,超级大美男啊。

    那洁白的道袍,柔顺飘逸的长发,与那张可与星月争辉的绝美俊颜,无一不构成了眼前之人超凡脱俗的仙人丰姿。

    什么是仙人?什么叫不食人间烟火?形容的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吧。